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aren tam | 20th Feb 2011, 19:37 PM | 心情筆記

自從有了facebook後, 我找到了很多失去聯絡多年的舊同學, 最妙是一對兒時鄰居姊妹, 因為她們跟我同一間小學, 我見到她們在fb的post後, 很容易就聯絡上了. 還有一個小學好友, 雖然她移民國外, 但仍有msn聯絡, 有次還談了一次長途電話.

黃海恩

找了不少人, 其中有一位朋友, 我仍在找尋當中. 她的名字是黃海恩.

我在很多年前, 由紅磡搬到北角, 亦要由原來的小學轉到北角的循道學校唸小六, 本來一個新生沒有甚麼朋友, 但黃海恩卻成為我的好友. 她不是我的鄰座同學----那是一個叫吳凌志的男孩子(若你看到, 請也留言給我呀!), 但不知怎的我們卻混熟起來.

印象中, 她來自一個中產家庭, 我卻是家境沒落, 那時她好像與她父母帶我去過吃一頓豐富的鋸扒餐, 我還記得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鋸扒, 而且那是用一隻鐵板盛上的, 鐵板左上角有一隻會笑的牛頭.

調味汁澆在鐵板上, 吱喳不停, 我彷彿仍然嗅到那香噴噴的味道.

我也記得, 我當時有幾重視這晚的約會, 穿了我認為最漂亮的衣裙赴約.

前幾天整理書櫃, 發現了一本陳年相簿, 那是99年的時候, 我造的一本舊相冊, 那裡有我、黃海恩與一大班同學, 穿著運動服去學校旅行的照片, 當然有我和她的合照.

我實在很感激她, 不能忘記當年上學時的徬徨, 沒有一個朋友, 小息也沒有人和我玩, 只有她走近陪我渡過那一年小學時光.

趙宗聖

對於趙宗聖, 我們是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留下, 沒有照片, 沒有聯絡電話, 我不知他讀甚麼學校, 家住在哪裡(大概在紅磡/土瓜灣).

我這麼狠狠記得他的名字, 只因為他曾是我的暗戀對象. 而且他這個名字實在太易記了, 不知他家有何宗教背景, 叫做 "宗聖".

我只記得他家開藥材鋪, 我去過, 還被人抱到藥材玻璃櫃上坐著, 那股藥材味閉上眼仍彷彿在空氣中飄浮. 我卻不太記得我是怎樣認識他的. 一是他的父親與我的父親是朋友, 二是我和他在補習班認識的. 二選一, 冇得撳錢.

噢, 我還記得他的樣子, 高高瘦瘦, 青靚白淨.

最記得有件小事, 他帶我去金魚街看烏龜, 我們經過一條橋(可能只是修路工程而已), 然後我呆著望向下面, 他作勢推我下去, 我嚇了一跳, 轉身就埋怨他幾句, 他卻說:「唔駛驚喎, 有乜事我就娶你啦!」

沒有所謂甜絲絲的感覺, 也許臉紅了點, 但那時說是暗戀, 卻沒有明確的目的或想法, 只是記著了這句話. 後來我們好像買了一隻小烏龜回家, 小龜在我家養下來, 我懶照顧牠, 只把牠交予父親, 有天放學後問父親小龜去了哪裡? 他說: 「你都不理牠!! 丟進海中, 放生了!!」

再到後來怎樣大家忘記了大家, 繼續升學, 我又搬到北角, 生活像河水般向前流動, 再沒有回過頭.

黃海恩, 趙宗聖, 你們看到這個post嗎? 留言給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