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aren tam | 3rd May 2010, 00:04 AM | 新聞背後

政府就最低工資立法是事在必行的, 而立法會亦必然有足夠票數通過.

我對這個勢不可擋的政策感到非常沮喪.

先說自己的經驗, 07年我去巴黎, 與法國朋友走入一個滿是餐廳的區域, 每間餐廳都只有很少客人. 我問他, 怎麼拍晒烏蠅?? 他說:「巴黎的餐廳都很貴, 除非喜慶節日, 否則人們通常都會自己做菜吃. 」他又說, 當地最低工資約為港幣15000元, 是元兇之一. 我不禁咋舌.

後來, 我發現很難找到一間食肆的晚餐為10個歐羅以下. 我在不核心的巴黎區域, 在一間中國餐館(快餐, 像香港的兩餸飯)吃午餐, 我花了7個多歐羅.

近來, 我看了 陶傑在壹仔的兩期專欄, 儘管我不能同意他常有的崇洋心態, 但是對他關於最低工資的看法, 我是非常認同的.

x                     x                            x

你也許會說今天香港人爭取最低工資不過是$33, 但問題不在$33, 而是為這個$33立法, 然後每年檢討(工會目前其中一個要求), 最終物價只會一直上升. 陶傑說:"最低工資是歐美的左仔們不斷施加壓力,立法成為潮流。一旦打開這個決口,慾壑難填,不論最先以二十元、二十三元還是二十五元跨門檻進場,隨著不斷有人會出來「競選」這個,「競選」那個,最低工資必然三五年就要「檢討」一次,不斷向上增加。"

今天大家以為爭取到$33元最低工資, 能夠令窮人可以生活得好一點, 那是以今天沒有最低工資的年代去計數. 當立法實行了最低工資, 物價會立刻上升, 因為餐廳老闆立刻會將這些多出來的開支反映在餐牌上. $33到時並不會見得很好使, 亦即是說, 到時$33的購買力可能與今天的廿零蚊差唔多.

x                         x                        x

要答誰是最低工資的受害者, 可以肯定的答你絕不會是有財有勢之士. 陶傑說:"香港的地產商和大財團,也無懼最低工資,因為清潔、伙食之類低層工種,早就外判。接了外判的清潔公司的那個小老闆,才是小型企業,只有他才會為最低工資張羅。他會把本來請五個阿嬸的計劃,減為四名。香港推行最低工資,反而是向低下層市民開火。"

他又說:"最低工資必然會導致失業率上升,這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人貝克的結論。"

失業率, 通脹, 都是最低工資立法後必然帶來的惡果. 那受害者固然不會是不受通脹影響, 吃一頓$200元與$2000元都沒有分別的富有的人. 最終受害者是那些得了最低工資卻因為面對通脹及失業壓力仍然得不到溫飽的人, 又或者那些為了通脹壓力而飽受壓力的夾心階層, 又或者一些不能成功轉嫁成本的蚊型企業僱主.

可恨是最低工資事在必行, 議員為求下屆選舉的本錢, 大部分都會投下贊成一票. 我想, 立法後即時的好處還是有的, 將來的路就難走了...

 

 

 


[1]

陶君行:最低工資應全面立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l1667p5qtE&feature=related


[引用] | 作者 kevin | 9th Jul 2010 17:22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