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31st Oct 2012, 01:20 AM | 心情筆記

           T有次問我, 如果明天就世界末日了, 你想跟誰在一起? 我答了.

           後來, 自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X                           X                             X

           S遇到感情煩惱, 我像社工一樣, 一直跟進他的個案, 點滴不漏.  他單身, 面前有個女孩A等他, 但他顯然對她有很多保留. 我問他, 假如一個星期後就世界末日了, 你會想跟她一起度過嗎?

         一個星期? 即是可以拆為7日. 男人向來博愛, 其中有兩天, 他分了給前妻, 他愛得要命卻一直得不到的女孩B.

          A當然分到一天, 我也竟然分到一天. 他父母也有一兩天吧.

          我問A會否分到兩天? 他猶豫了.

          我說, 其實大家(A與他父母)可以一齊見面呀! 他又猶豫.  

X                         X                                   X

           回港的飛機上, 看了一套電影. 故事講世界末日快到了, 有人因趕不及上機而失去跟父母團聚的機會, 有人貼告示尋找末日前的伴侶. 有男人趁機玩女人, 因為一夜情的女人不再為怕染上性病及生孩子而堅拒用安全套. 有女人即使有丈夫, 卻鼓起勇氣吻一個她一直愛的男人.

           這套電影其實不是太好看, 我看了10分鐘就轉台.

 

 


maren tam | 29th Oct 2012, 02:48 AM | 漫漫遊記

            朋友說, 台灣民宿是近5, 6年流行起來的產物, 以往也有類似的東東, 但佈置沒有這麼美麗. 台灣人只要租一間屋, 然後粉飾一下就可以當起民宿的主人! 作為hostel達人的我, 這次當然要體驗一下台式民宿吧!

          我有一個願望, 退休後可以在香港開一間舒適自在的hostel. 現時香港的hostel實在太貴、太偏遠、或太醜了.  

1

         上面是我在花蓮借宿兩宵的民宿, 名為"猴子衝浪背包客青年民宿", 在火車站附近, 毗鄰數間酒吧及二手書店. 民宿有雙人套房, 也有純粹租用一張床的. 共宿房間共有3間, 分為男女子組, 也有一間混合的. 我感到好奇的是, 男子房竟先訂滿, 反而混合房間較少人, 哈哈.

            看起來很Cozy, 對吧? 我一踏進來, 就喜歡得不得了! 床租每天約為500元台幣, 超便宜呀! 此外, 廚房有咖啡包及茶包, 也有蒸餾水、雪櫃、風筒可用, 所謂make yourself at home! 惟一看來有點危險的是, 晚上10時, 管理員小姐下班後, 整間民宿是無人駕駛. 聽說其他的民宿不會有這種安排.

 X                              X                               X

死亡筆記 民宿男主人

            周一在台北, 我約了Mr. Big吃午飯(大人物之意思). 火車在早上11時抵達台北火車站, 我才開始上網找旅舍. 本以為時間很充裕, 結果找了起碼大半個小時, 然後才拖著行李, 往一間心儀的hostel去. 誰料在巷子找來找去都不見縱影, 惟有轉往第二間, 它坐落在一間電腦商場上面.

           當升降機一直往上爬, 我已感到不妥當, 到開門一下更是烏煙瘴氣.  主人是一個日本青年, 看起來像20歲出頭. 我未看過「死亡筆記」, 但如果說這套電影要找男主角, 我一定會選他, 因他真是一副快要死亡的樣子.

          他不會說國語, 只說很爛的英語, 說話時不會直望你, 眼神飄忽. 他叫我自填passport號碼, 這一下令我立刻存疑. 難不成全部人都是自填的吧? 非常不可信呢. 心裡忐忑不安, 一方面覺得只住一晚也無妨, 另一方面又覺得這人隨時會拔出西瓜刀砍我. 真的.

           胡思亂想一輪, 他帶我到另一個住宅看床位. my goodness! 簡直像私藏人蛇一樣. 我問了他的wifi 密碼, 然後迅速找到另一間hostel, 並致電對方要求留位. 辦妥後才對他說: 「sorry i think i am not staying here.... 」

        他臉色繼續陰沉, 低聲說要收取我"cancellation fee". 我說這兒的環境跟網上圖片貨不對辦呢. 他再三強調要收取 "cancellation fee". 我感到無奈, 於是反問他, "what if i just go away?"然後轉身就準備離開, 我又沒有下訂金, 你憑甚麼從我袋中掏錢呢!

       這時他生氣極了, 在我離開門口之際, 竟然用力將原子筆扔在門上. 神經病!  我立刻伸頭入屋內說, "you know what ?! this is why i m not staying here! " 話畢即逃之夭夭. 返港後, S笑我膽大包天, 現在回想只覺得自己魯莽, 因他的櫃底可能真的窩藏西瓜刀....!

         這樣折騰了我兩個多小時, 直至找到第三間民宿, 才鬆一口氣. 我跟Mr. Big的飯聚, 亦因而延遲了15分鐘.

X                                        X                                X

2

         第三間民宿, 我來到忠孝新生捷運出口1分鐘路程的「阿貓亂走」, 這捷運站距離台北火車站只是兩個stations, 非常方便. 管理員是一個思想及說話都正常的台灣女生. 我住的是一間只有四張床的女子房間, 一晚租金為700元台幣. 基本尚算整齊清潔, 大廳有電腦, 熱水等供應, 也是非常make yourself at home的環境. 跟上面的猴子民宿一樣, 管理員下班後就無人駕駛. 惟一不好處是位於唐5樓, OMG, 搬行李的過程頗痛苦!

         由於我早出晚歸, 所以整天沒有在這間屋遇到甚麼人.  這文章也就以此為止吧.   

 

 

 

              


maren tam | 28th Oct 2012, 00:54 AM | 漫漫遊記

         1

(第一天在民宿, R生日, 認識他不久的宿友買了生日蛋糕, 我們為他慶生.)

 

        上周因business trip的關係突然被派往台北, 由於有兩幫朋友也身在台灣 --- 台北及花蓮, 所以決定stay behind四天. (頭兩天是假期, 後兩天是補假, 沒有動用到annual leave)

          結果陰差陽錯底下, 我沒有跟兩幫朋友一起遊山玩水, 反而在路上認識了很多很多新朋友.

           原因是, 台灣人熱情, 好客, 民宿的氣氛也特別好. 說實話, 我過去曾經獨個兒去旅行, 照樣認識很多不同國籍的新朋友, 但他們友善的程度絕對比不上今次的他們.

X                                   X                                            X

Up in the Air

      因臨時出差, 沒有時間準備資料, 所有資料都是print好後, 才在飛機上細看. 這是一個傳媒團, 我在中間夾了很多訪問, 東一個西一個, 搞不清楚地址, 想好好編排採訪時間. 經過空姐一輪roadshow -- 飛機餐派發, 發覺旁邊正是一位台灣人E, 所以問了他幾句關於地理位置的問題.

     E接著跟我聊起來, 他還叫我到台北找他.  到周五, 所有工作完成後, 香港傳媒團四散, 剩下我一個人流落在台北街頭, 於是致電E, 他竟然真的帶我去逛街. 在一間服裝店內, 買了一條我夢寐以求的簡單設計的卡其色短裙. sales將裙子入袋後說, "帥哥, 拿著吧! "  我覺得不好意思, 堅拒他為我拿東西. 但他說這在台灣很平常, 男生都是幫女孩子拿東西的, 而且你的袋子已夠重了(文件).... 呵呵, 大概嫁個台灣男生也不錯吧...?!

     後來我們到饒河夜市吃東西, 我吃了一個馳名的胡椒餅(有點像香港清真牛肉館的牛肉餅, 但餡料是豬肉), 再加半碗特色豆花, 就飽了. 傳媒團豐衣足食, 我向來胃小, 到晚餐我常常已吃不下, 否則睡覺時受罪.

火車

     周六下午, 我乘火車到花蓮. 出發前完全不知道花蓮有何景點. 我拿著S的旅遊書, 才開始在火車想想今明兩天應該去哪兒玩. 大概3小時的火車旅程, 我身邊每換一個人(總計3個), 他們總主動跟我聊天, 告訴我花蓮有甚麼好玩. 他們有男有女, 全是台灣人.

     其中有位人兄賴主席, 他真是一位主席. 他有類似香港區議會主席的銜頭, 爸爸也是政客, 是花蓮的乜乜議會副議長. 他甫坐下就問我是否要為我把行李抬上架, 我說不用了 -- 其實是因為我恐怕行李被抬上去後, 自己無法子取下來. =P 台灣人實在太熱心了吧... ?!

     他知道我是傳媒後, 更覺有趣, 向我介紹當地風景名勝太魯閣的景點, 又說夜市哪個攤檔的小食最好吃. 他還說安排車子, 兼當導遊帶我觀賞太魯閣... 嘩, 嘩, 嘩.....太太太熱心了吧!!

     後來, 我真的接受了他的款待, 而且帶同我抵埗民宿後認識的新朋友D一起去.

X                                X                               X

民宿

        抵達"猴子衝浪"民宿, 大概是黃昏6時多, a very cozy sitting room 在眼前. 管理員是個活潑可愛的女孩, 很會搞氣氛. 不少宿友在那兒談天, 來自馬來西亞的R一看見我, 即問我是否要他協助, 幫忙把行李提到房間. 我後來回到台北, 也跟R及幾個宿友碰面, 來自台灣的女孩Q說, "R極貼心, 這樣下去的話, 我和maren快要跟他到馬來西亞去...!"

            這夜, 我跟R、Q等共5個宿友一起走路到自強夜市. 晚上9時多, 我們這群東拉西扯的遊人, 靠著Q 那部upgrade 了iOS的iPhone爛地圖, 穿越公路, 陌生小巷……一直走到夜市去. 每個攤子都排滿遊人. 後來賴主席告訴我, 他一般在周六日是絕對不會去自強夜市的, 遊客太多了.

         我們買了不少小食一起吃, 有棺材板(類似西多士, 但可選擇不同肉料放在上面), 大腸包小腸(這個超好吃, 有糯米及其他餡料放在腸子裡), 地瓜球等.

         R一直勸我, 不要單獨跟陌生男人在車上, 而且太魯閣是山區, 看來有點危險. 誰料回到民宿後, 管理員告訴我, 來自Paris的D要join我一起到太魯閣去.  

X                                         X                                        X

賴主席的款待 

         我不得不承認是自己貪心, 因為宿友都說太魯閣景點之間距離很遠, 走路的話, 我必然會被曬焦成黑豬. 既然賴主席說有車子兼當導遊帶我們觀光, 我真是一百個願意! 況且, 賴主席絕對是正派好人, 好人與壞人, 我覺得自己的判斷力還算很好的.  

         D是一個佻皮的Graphic Designer, 放棄了Paris的一切, 走到台灣尋夢. 我笑他流著亞洲人的血, come on, 這個人竟然喜歡Sam Hui(許冠傑)的歌, 對我來說是天方夜譚.

          賴主席在約定的時間來到車站與我們碰面,  由展覽館開始, 逐個站停下來, 一直到天祥. 太魯閣是天然風景區, 很多岩石是一大片的矗立在眼前, 頗為震撼. 在一個河流上, 他說以前有很多工人在河流淘金, 現在金量仍有, 但少得可憐, 所以淘金熱已完全冷卻了.

          午飯的時候, 他帶我們到他親戚開的餐館吃飯, 他知道我喜歡吃魚, 所以點了花蓮名產曼波魚, 及另一種深海魚. 「曼波魚身型呈圓形狀, 成長後像飯桌那麼巨大, 魚肉若不趕緊處理, 死掉後會很快變成水狀. 」這天的曼波魚被削成魚塊, 以西芹炒熟上碟. 魚肉吃起來靭中帶爽, 非常特別, 我一世也忘不了.

          臨別時, 他特別叮囑我晚上要致電給他, 他會帶我去花蓮市吃遊客也不知道的地道麵線! 我和D實在是太感動了.

X                                             X                                      X 

回台北

          回到台北後, 我跟R, Q一直保持聯絡, 我們一起到過淡水及貓空纜車. 我在周一晚上約了在飛機上認識的E碰面, 由於之前在夜市都是他請客, 所以我禮尚往來, 在花蓮買了有名的麻糬送他.

          晚上, 我們一起到2046酒吧, 玩大話骰(台灣人叫"吹牛"). Menu上的酒名好有趣, 我要了一杯"含笑半步癲"(成份是rum + cranberry juice + 一種不知名的東西) --- 忘了說, 台灣人真是超愛周星馳!!  E總笑我太易相信別人. R一貫照顧女孩, 最後一局, 我靠他才不致被掛上"笨蛋"之名!

         第二天到貓空, Q教我們如何泡茶. 她來自台灣高雄, 因爸爸愛茶, 所以她對茶道也十分了解. 我拍了她泡茶的短片, 她開玩笑說, "我已夠出名了, 不用上Youtube耶!"  

        Q是一個很體貼的女子, 我的普通話爛透, 被人取笑(連自己也笑自己), 她卻一直耐心聽我說話, 而且支持我說 --- 聽懂maren在說甚麼!

X                                       X                                      X

逗留

        常常我去旅去, 特別喜歡長時間逗留在一個地方, 為的是體驗當地人的生活. 我曾經留在台北10天, 巴黎去過兩次, 每次逗留超過一星期, 上海也試過逗留7,8天, 巴薩隆娜居住了兩周. 最快捷認識當地的生活, 必然是從認識當地人開始. 

         Q問我, 台灣人一般給香港人甚麼印象? 我說, 大家都說你們超友善呀! 舉例說我在台北街頭問路, 路人甲若不清楚, 他可能會代你問身邊的人, 又或路人乙會走過來告訴你正確方向. 若要說到香港, 路人甲若不清楚就只說"不清楚", 然後匆忙的離開了.     

 

      


maren tam | 10th Oct 2012, 00:39 AM | 觀眾席

               dayo wong                               

                 是日晚上看黃子華「洗燥」, 也許是一種情意結, 始終仍覺得他回不到90年代的水準. 但即便如此, 他仍然是香港神級棟篤笑人物, 無人能及.

X                                X                                   X

              基本上,「洗燥」有個主調就是「燥」,如何將「洗」混進去, 就包含了那段短片(大量的水), 及他用作首尾呼應的「唔夠錢洗, 個人就燥」. 設計方面, 基本上是很工整的, 但以往他的楝篤笑是蜘蛛形式的環環緊扣, 這次就比較不明顯, 例如貓狗論確實好笑, 但除了狗狗扮底, 實在想不到如何緊扣其他環. 壽司論是環環緊扣的好例子, 除了說明「冇錢食壽司令人燥」, 還緊扣了國民教育. 此外, 就是沒有太多令人放在口袋裡的人生道理, 例如他以往說有些人是生活電影裡的咖喱啡, 只求在人生出現過, 就可以取得他放飯時的飯盒.  

              也許因我是時事人, 非常愛他的政治笑話, 97年前後的楝篤笑如「冇炭用」、「秋前算帳」等有很多. 這次他將政治笑話鋪排在最前面, 是很聰明的. 我也很佩服他的勇氣, 因黃子華也會到澳門及廣東等地演出, 而香港有幾多個明星願意挺身出來說句良心話?

X                          X                                X

             W說我笑得最厲害之處, 是他說若你伸手想跟別人握手而別人不領情, 何不退後一步, 改為向對方作揖? 他接著耍了一套拳, 神情之荒謬, 真是回味三分.  (回應黃之峰拒與梁振英握手一幕) 李旺陽事件, 國民教育也說了不少, 我最喜歡的是他把「撤」與「切」聯結起來, 原來當著一個男人面, 叫「撤」! 也許令他有切膚之痛! Lol...!

             楝篤笑的最尾, 子華說, 世界末日快到了, 你信嗎? 人間的通脹已到極限, 我們可能要燒紙銀包給地府, 叫先人放些銀紙入去, 折返人間打救下我們. 即使我們因世界末日而去世了, 我們在地府也是blue blood ---- 因為, 其他早已去世的鬼魂可能因感冒等芝麻綠豆的事而死, 我們位高一等呢!

 廣告

            朋友陳嘉銘跟曾志豪在11月將舉行楝篤笑, 名為「國民跣低教育」. 陳嘉銘在數年前已有個人楝篤笑騷, 有趣, 好玩.  我覺得不比初出度的黃子華差, 但論深度, 絕對較林海峰優勝.曾志豪是DJ及頭條新聞主持人, 不用我多介紹了. 陳嘉銘也是港台主持人, 及某大學及大專的導師.

              詳情: https://www.facebook.com/Slipperywhenred?ref=stream

             傳媒行家若有興趣跟他們做訪問, 可以聯絡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