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30th May 2012, 00:40 AM | 心情筆記

              跟朋友L聊天, 他說遇上一個拜金女.

              據他說, 這女人是個美人, 他們相識的時候, 他已婚, 而她離過婚, 單身. 他和太太因某些事情陷入樽頸, 他非常抑鬱, 後來遇到這個美人兒, 於是暗中跟她交往. 每周見面一兩次, 然而兩人非常規矩, 從來沒有越軌行為.

              她也許知道他迷她, 有時會說: 「這個chanel手袋很美.」 他也真的買來送她, 他說:「當時沒有想過她貪錢, 只覺得她喜歡我, 才收這麼貴重的禮物! 換轉是你, 我送你, 你也不會收啦!」

               我連忙道:「嘩, 我真係未試過開口叫男人送貴重禮物給我! 男朋友也未試過! 」

              他追問:「我送你, 你會不會收?」

              我坦白道:「... 如果你大把錢, 我又唔介意收喎!」講真架,  即係如果他有幾億使唔晒, 我唔介意幫佢使, 但我估他沒有.

             他重覆道:「當時我這樣想, 如果你不是喜歡我, 斷不會收我的貴重禮物! 我當局者迷. 」

              這些小願望, 每幾個月就顯靈一次. 他們交往了幾年, 她中途交了男友, 卻隱瞞他. 後來才發現她一腳踏兩船……「未住! 你們都沒有甚麼親蜜行為, 怎會叫做一腳踏兩船?」我打斷道.

               他說:「我送禮給她的時候, 她吻過我, 說我愛你.」究竟為何這未能讓他們打破僵局, 向前邁進, 我沒有問, 但也許因為他是有婦之夫.

               「我發覺被騙了, 她一腳踏兩船... 不, 是三船, 她和我交往的時候, 她還未跟老公搞清楚關係. 」其實我想說: 「你何嘗不是?」 話到口邊, 吞回肚裡.

                他有點後悔, 聲音沮喪.「我太理智了, 老是想來想去, 自己困想好幾年, 蹉跎歲月, 應該把握時機跟她在一起. 現在她走了, 頭也不回, 女人真是薄情. 」但轉頭他又狠狠的說, 她騙了我, 而我卻沒有得到甚麼.

                 他和太太的樽頸位一直沒法子突破, 他最近下定決心離婚, 連新居也買了.

X                               X                              X

                  幾年前, 又聽過另一位拜金女的故事.

                  那對戀人是我的朋友, 女的不是美人, 卻也五官標緻. 男的不是高大英俊, 但也是五官端正. 他們在朋友圈子聚會認識, 我們見證他倆由陌生人變成情侶.

                  他們經常頭碰頭親熱, 兩口子雙視而笑, 羨煞旁人.

                   不過, 那位女孩在朋友口碑中不算好, 慢慢從朋友圈子fade out. 突然一天傳來兩人分手的消息, 也許已分手好一段日子. 在某次聚會中, 他向我提起他們分手的事.

                   「分手後, 她識了另一個男人. 她竟然對我說, 我覺得你唔夠有錢, 而新男友很有錢. 其實我是愛你的, 我不介意繼續和你在一起, 但要在私底下進行. 」簡單講, 是叫他做第三者. 男友人假假地都是老闆一名, 也是專業人士, 當然拒絕了, 甚至震驚地說, 沒想過她變成這樣子!

                      OK, 其實我都好震驚.

X                             X                                 X

                     最近聽電台, 以大男人+情聖作包裝的鄒凱光道, 男人送禮給女人是很正常的, 不應該回頭去想值得或不值得.

                    他覺得要去量度送多少禮給女人, 要有甚麼回報, 其實是很無謂的.

                    而且, 你究竟要甚麼回報呢? 又不是買和賣.

X                               X                                 X

                       我跟L說, 你得到一些experience呀.  我想起《小王子》裡, 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

到了分離的時刻,狐狸說:「啊!我會哭的!」
 
「這是你的錯,我也不想讓你難過,可是你卻要我馴服你...」小王子說。
 
「是啊」,狐狸說。
 
「那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小王子回答。
 
「有,」狐狸說,「因為我愛上小麥的顏色。...........」

                     狐狸得到了小麥的顏色, 那回憶大概是小王子的髮色吧...?

                    L比我年長得多, 這道理他怎會不明白. 他對我說: 「你大個女了!」又忙不迭叮囑我:「你做人不要太理智.」

 P.S. 上述拜金女只是個別例子, 我聽得太多人講港女拜金的壞話, 但其實沒多少港女是這樣子的.

 

 

                


maren tam | 20th May 2012, 15:28 PM | 心情筆記

       

 1

            想像一個人被砍了雙手然後丟到荒野中, 是滿清十大酷刑吧?

           今期"Newsweek"內的一張照片, 鯊魚被漁民砍了雙鰭, 然後把牠丟到海中. 牠不能游水和覓食, 沒多久在太平洋海底死亡. 文章說太平洋海底是鯊魚的graveyard.

            這兩三年我出席朋友的婚宴, 全都有魚翅吃, 通常我會事先聲明不要魚翅了, 有些朋友會通知酒樓(換成素食者的湯羹), 然而也有人不理會. 看罷這張照片, 我想以後再去魚翅婚宴, 真的要打七折+捐給自然團體的收據了.

X                               X                             X

             這篇文章其實不是針對鯊魚, 是說人類過度捕魚, 導致海洋生態失衡. human dominion over nature has finally reached the sea.  很多巨型的魚類會逐漸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不怕污染物, 而且不用吃太多食物便可生存的水母, 即將雄霸海洋世界. Most animals that might eat jellyfish go through tiny eggs, larval, or juvenile stages when the tables turn and they are themselves jellyfish prey. (!!!) such role reversals of predator and prey are rare on land. 其實算不算罕見...? 譬如有些人長了寄生蟲, 食肉菌之類, 都是反而"吃掉了"人類吧? 水母大量繁殖, 換來的後果是成千上萬的泳者被刺傷, 而且牠也會大量殺死其他我們可吃的魚類(例如三文魚).

                  what can i do to help? 以下對我來說有些難度, 就是減少吃蝦和帶子(我估繁殖場的海鮮仍可吃吧?)我是非常喜歡吃蝦的-- 牠們是海洋世界食物璉的低層食物提供者, 如果吃了牠們, 魚就沒有東西可吃了. 此外, 也可吃素食的魚, tilapia (wiki說是吳郭魚, 我也不知是甚麼東東) 和 carp (鯉魚).

                   其中一句, 我也頗為感慨, 並以此作結尾: We are living on borrowed time. we can't cheat nature by taking more than is produced indefinitely.  

    

 

              

                

 


maren tam | 15th May 2012, 00:05 AM | 心情筆記

              年少的時候, 向自己許下很多承諾, 其中一樣是到外國留學.

              當時受的衝擊, 無非是因為自己在暑假揹背囊到歐洲玩了兩個月, 對法國, 西班牙戀戀不捨. 那時, 我立即報讀了法國南部一間大學的一年法文課. 我真的有錢, 因為我贏了一個劇本比賽, 獎金非常高, 足夠我的學費加一年生活費.

              我付了千多元的報名費, 但同時有報紙聘用了我做記者. 我竟然放棄了去法國唸書.

             現在常常想, 如果我當時去了法國南部生活, 我的一生會有甚麼變化?

                              X                                    X

               朋友蔡仔(也是傳媒工作者)最近辭工, 自己跑到南美玩3個月. 他的旅程才剛開始, 看fb的update, 真心為他高興. 南美對我來說, 也是一個終極夢想, 巴西, 阿根廷, 祕魯, 墨西哥.... 三毛寫過的"心湖"故事, 安地斯山脈...........我真希望有一天能親身踏足這些土地, 還有親眼看見馬丘比丘的大鼻子側臉.

              去南美並不容易, 首先機票非常昂貴而且是超長途機, 又要去那麼多個城市 --- 總要在那兒"生活"一下、感受南美風情吧?! 所以我常想至少要擠出1個月時間才能成事. 有一天, 我總信一定會踏足這片土地的....

x                                  x                               x

              我第一次去歐洲旅行時, 有很多奇遇. 其中是認識了很多很多巴薩塞娜朋友, 我數年前把遊記一口氣上載到舊網誌, 關於巴薩塞娜的由這兒開始.

              早兩天收到其中一名朋友馬克的來郵, 說他母親偶然想起我, 他也會把我的fb動態告訴她. 這麼多年前的事了, 難得她還記起我, 我好想返去Corbera(巴市附近小鎮), 反正有大屋住, 哈哈哈.  

 

 

                 


maren tam | 5th May 2012, 19:29 PM | 觀眾席, 聽眾席

              早前, 朋友的朋友傳來whatsapp, 本來買不到演唱會門票的我, 終於第一次真金白銀買到演唱會飛, 也是第一次買黃牛飛.

X                                   X                                X

1

              我看的是首場, 同日蘋果娛樂版已很詳細報道首爾演唱會的花臣, 而事實上, 香港站的演唱會有九成九相似. 真該死(我), 令我少了驚喜.

              我坐山頂位, 但場館不太大, 所以其實也看很得很清楚, 只是看不清她的臉罷了. 亞博館的Stage Management做得很差, 大螢幕完全沒有close up過Gaga的樣子.

             聽說Gaga在這晚演唱會後, 覺得自己做得很差, 反鎖在更衣室. 我覺得她做得並不差, 起碼沒有走音, 中氣十足, 舞蹈勁度十足, 至於Encore是預定的 ---- 沒理由不唱"the edge of glory", 就話"goodnite, everyone!".  到後來全場觀眾起哄, 果然第一首"encore"就是這歌了.

             她跟觀眾的互動, 有點公式化, 例如有觀眾把一件T恤拋給她, 她即時穿上了(她很愛Fans), 又意淫的將T恤在下體磨擦, 然後把它拋回給觀眾. 又例如有觀眾拋了一個公仔給她, 她接到了, 放在地上, 然後對著公仔跳舞. 雖然看來是即時的反應, 但不知怎的, 我覺得很公式化.

             可能, 她還有很多很多場巡迴演唱會要做, 也可能香港對她還是太陌生了吧. 在Encore兩首歌後, 她連goodnight也沒說, 連同舞蹈員一同離開了, 場館隨即開燈. 雖然有少少不圓滿之感, 但我還是很enjoy整晚.

            有一天, 再有機會欣賞她的演唱會的話, 我一定要買最昂貴的門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