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1st Jan 2012, 20:31 PM | 漫漫遊記

4年前在巴黎認識的巴布羅突然在除夕來郵, 所以寫下這篇短文.

x                               x                                x

          I wish Pablo would kiss me. (註1)         

          那是寒冷的2007年12月初, 巴黎沒雪, 間中有雨, 我冷得在香榭麗舍大道買了一雙雨靴, 因舊波鞋都入水了. Pablo (巴布羅)是我在這樣冰冷的巴黎中認識的男子.

          我的朋友逸斯與他的親戚們在家中開完派對後, 帶我到一間舊式酒吧中, 他們熱舞狂歡. 我徐徐依著節拍跳舞, 巴布羅突然拿著酒杯趨前, 和我說話. 你從哪裡來的? 來這兒做甚麼? 他的朋友起哄說他是good guy, 我笑說, 是嗎? 我也是個good girl, so... what? 他留下電話號碼給我, 說在我離開巴黎前請我晚膳. 我問他是否畢加索的名字---Pablo嗎? 他說, 中了!  

           後來我隨著朋友一同回家去.

           第二天, 我打電話給他, 那是下午, 他還在上班. 他是阿根廷人, 祖籍意大利, 是一個水務工程師. 「我的工作主要是興建水庫. 」非常厲害, 世上究竟有多少這樣的工程師? 不打擾他工作, 我們約好晚上8時在Saint Michel見面. (那兒有大教堂及食肆.)

           他帶我去吃芝士火鍋, 侍應首先端上不同種類的煙燻肉類, 然後將肉類蘸滿滾熱的芝士汁來吃. 這晚我應該不會吃太多卡路里, i am not a big fan of it, after all. 但仍感謝巴布羅帶我去吃如此地道的芝士火鍋.

           他說他喜歡巴黎, 所以獨個兒來巴黎闖天下, 他甚至說準備在巴黎買一所房子, 而當時他跟兩個Housemates一起居住. 他留著鄭依健的髮型, 身型魁梧. 我問他有否想過剪短髮? 他說沒有, 而且對自己的髮型感到非常自信. 我好生失望, 因我向來不喜歡長髮男子, 嘿嘿. 話題佈滿餐桌墊, 笑聲大得連老闆也來探究竟. 他是希臘人, 後來還在卡片上簽名, 寫著"free meal", 揚言只要我重臨巴黎, 就送我一頓免費晚餐, 那怕他日後回老家希臘開餐廳, 這卡片仍然有效!  

          我說, "這餐你請定了, 巴黎一定是我再來的地方 !" 其實Saint Michel是一個非常好的晚膳地區, 因窮人如我, 看見這兒有多間餐廳提供標價10歐羅一份的晚餐, 簡直是價廉物美! 朋友說的, Paris is an expensive city. 我還記得我抵達機場時, 途人提醒我, 接駁停機坪到機場的列車是要繳費的, "you need to pay everything in Paris!"

         飯後, 我們約好在我離開巴黎前一天再碰面, 那是周三晚上的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

 X                       X                     X

         周三晚, 我在下午5時左右已去到金字塔, 然後四處遊覽. 羅浮宮數年前已去過了, 所以今次沒去. 天色漸漸低沉, 街燈逐個亮起來了, 我在金字塔前等待巴布羅. 在約8時05分左右, 他騎著單車出現了, 忙說, "抱歉, 要你久候了!"

          我說: "不打緊! "

           他說, "我若不騎車來, 肯定遲大到!" (我去旅行不用手提電話, 約會都變得守時.)

           蕭瑟的巴黎晚景, 他推著單車, 我在他身旁默默的走. 我說, 我已習慣了巴黎的冷. 他說, 他也是. 臨別依依, 總有點傷感. 他有個女友, 身在遙遠的荷蘭. 他們怎麼開始拍拖, 怎麼拍拖, 我沒有問.

           不過, 寫到這裡, 請別稱這是艷遇, 我對做第三者、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或一夜情,沒半點興趣, 也永不嘗試. 若說是一點旅途上的羅曼蒂克, 倒還有點吧.

           晚飯後, 我們經過閃爍的摩天輪. 我嚷著要坐, 他說他付錢, 我說你已請客兩次, 不用吧, let's go dutch!

         他問我, 你怕嗎? 我說, 我不怕呀. 到我付了8個歐羅後, 摩天輪慢慢爬升, 我才真的感到害怕. 摩天輪的車廂上半部沒有玻璃, 只有闊大的金屬支架. 我說, "我和你要是自殺的話, 這麼跳下去就完了, 沒有人理會, 這兒又沒有安全帶. "
 
        他望著我抖得要命的樣子, 搗蛋似的用手機連環快拍, 笑說, "才不, 如果我跳下去的話, 我的母親一定會掛念我, 我的狗亦一定會掛念我! "
 
          我抖著薄弱的身子, 說:" 我不畏高, 我只是冷! 我這趟歐洲之旅真是除了冷以外, 甚麼都記不得! "

          到第二個圈, 摩天輪又去到最高點, 整個巴黎市, 平房, 凱旋門, 掛上燈飾的聖誕樹四方八面展開, 我真的被震懾了, 高空的氣溫冷得我直哆嗦, 我覺得我快要變做冰雪, 但是我這生人再沒有見過這樣美麗的景象, 晚上的巴黎, 燈火璀璨的香榭麗舍大道, 車水馬龍的街景...
 
          才5分鐘, 我們便回到地面. 他說:「你說你已習慣了寒冷, 但你又說在歐洲除了冷甚麼也記不得.」我大概總是自相矛盾的一個人吧.

           巴黎的房子大都很矮, 天空很廣闊, 黑夜籠罩大地. 我和巴布羅漫無目的走著, 我說, "let's have a drink, i m freezing cold." 他說, 好吧. 我用他的手機致電加美利(我在她家居住), 約她在一間Cafe與我們碰面.

           他說, "你會回到巴黎吧? "

           我說, "當然. 你呢, 你會到亞洲去嗎? "

           他說, "會有機會的, 你甚麼時候會再來呢? "

           我說, "誰知, 起碼過幾年吧. 路途不太近呢! "

           他笑道, "我送你機票, 你來吧? "

           我說, "不用客氣了! 哈哈! "

           這種踰越友情或不真實的說話就免了吧. 我想.

           加美利推開Cafe的玻璃門, 匆匆闖進來. 我們三人談了一會, 氣氛很是愉快, 我要了一杯熱騰騰的可可, 透過玻璃窗望街上的巴黎人, 及巴黎最後的一個晚上.  

           道別的時候是約11時多, 因為要趕上列車, 而且加美利居住的地區不在巴黎範圍內.

            我們一起到地鐵站去, 他說, 你們往這個方向走, 我向那個方向走. 我心裡有點難過, 因為我討厭道別, 離愁別緒總是很上心. 他低下頭來親我的臉頰, 也親加美利的臉頰. 巴黎道別方式是親兩邊臉頰.

            他低聲向我說, "保重了, 祝安全到埗."

            我說, " Merci! Au Revoir! " 他在人潮中慢慢消失.

X                                  X                                    X

            我的旅程也結束了 - 很--多--年. 2012年是新的一年, 我有很多願望. 而, 這種旅程應該是可一不可再吧, 我也不再喜歡獨個兒上路了.

 

 *註1: 擺到明是抄"Eat Pray Love"的頭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