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29th Sep 2010, 23:14 PM | 心情筆記

1/小巴司機

每天早上我都是乘地鐵, 再轉小巴到商台. 有一位小巴司機很特別, 他不聽電台, 只聽一些懷舊音樂, 而且把喇叭開得很大聲, 全車人都聽到, 旋律像來自二三十年代出產的唱碟. 至於他的年紀, 不過約40至50歲, 頭髮染啡, 短袖恤衫, 紅紅的臉, 恐怕這些音樂盛產的年代, 他還沒出世.

每每在陽光灑下的日子, 這位小巴司機一開車, 冷氣與音樂襲人而來, 令人思想走入時光隧道.

2/傭人

這幾年來, 我一直有用鐘點傭工, 因為聘用清潔公司的關係, 每次來的傭人未必是同一人.

有一位傭人叫阿芬, 我第一眼看見她, 已心裡納罕, 因為外表年近五十的她, 塗了脂粉又描了眉. 她不美麗, 塗了廉價粉底的"粉臉"有油脂溢出, 身材矮而瘦削, 只是每次她都堅持化妝上班.

這幾年以來, 來我家清潔的工人, 少說也有十多個吧, 但是我從沒見過化妝的傭人.

另外, 她很惡, 很寸, 有很多原則, 例如倒垃圾的時間, 該優先做那一項工作, 總找到理由"頂嘴", 口頭禪是 "咁你唔早d講?!" . 我想, 也許她從前沒有捱過, 她不是那種吃慣苦頭的人, 不知怎的要捱苦做鐘點傭工起來, 處處感到憤怒而無法不宣泄.

x                     x                   x

兩個小人物, 不會令世界有何改變, 只是令我一時感慨. 原來活著的價值, 除了思想, 還有對生活的堅持.

p.s. 由於阿芬態度太差, 我只能叫清潔公司以後不要讓她來, 後會有期吧!

 

 

 


maren tam | 19th Sep 2010, 01:24 AM | 心情筆記

默哀

商台"加零一 四圍捐"節目, 我送出一幅為馬尼拉人質事件所作的畫作.
連畫框呎吋24x30cm, 可掛在牆上.
有興趣朋友可致電本台, 承諾捐時間(做義工)/捐錢/捐血/捐器官(器官捐贈)
其實我都有少少唔捨得, 希望有心人善待佢啦...(次次畫完都唔捨得o添)
=D
取畫作詳情:

逢周六深夜12:30am-2am打1872881("又愛上 子夜場"的 "加零一 四圍捐"時段), 承諾做捐時間(做義工)/捐錢/捐血/捐器官(器官捐贈). 得一幅乍,先到先得...

(即係最快係本周六 - 9月25日)


maren tam | 11th Sep 2010, 01:18 AM | 心情筆記

卓盈 

卓盈是我姐姐的女兒, 今年告別幼稚園, 升讀一年級. 她性格開朗, 喜歡說話和大笑. 3歲以前她不會說話, 踏入4,5歲之間, 開始說過不停. 而今年, 她6歲.

無言以對

對於人類的語言, 她還在掌握之中, 有時我們隨意講了一些詞彙. 她不明白, 會立刻大叫:「你地使唔使咁深呀...?!!」

我們教她用左手與右手比劃成一個"T"字, 意思是"暫停", 聰明的她立刻反問:「那"繼續"的手勢是怎樣?」

成人常常敷衍小孩子, 我也不例外. 我有個螢光粉紅的漆皮手袋, 掛著一個寫著"5"字的金屬吊飾. 她問:「阿姨, 點解呢個牌寫著5字?」我隨意說:「因為你5歲丫嘛.」到了她6歲, 我又帶這個手袋出街, 她立即問:「點解而家你唔帶個6號牌出來呀? 我6歲啦...!」

真誠

小孩子都是很真誠的, 卓盈也是. 每次送她回家時, 她常常在地鐵閘口前祈禱:「希望媽媽遲點才來, 希望媽媽遲點才來. 」上次又是這樣, 於是我作狀厲她一眼, 說:「喂!! 我的朋友在等我呀...!!」她卻委屈的說:「咁, 人地唔捨得你丫嘛...」我立刻心軟, 親了她的蘋果臉.

x               x               x

可能我看電影太多, 我常常閉眼想, 「一...眨...眼就廿年了. 」到我張開眼時, 當然只是過了幾秒, 而不是廿年. 生活不是電影般可以fast forward的, 而我最感戚戚然的是, 生活也同樣不可以backward的. 總有一天, 她會長大, 10多歲吧, 20多歲...有時我在街上看見一些中學生, 就想到卓盈長大了後就是這個樣子的.

由是我就閉著眼睛想像卓盈今天已經15歲了, 而我按下一個回到過去的按鈕, 到我張開眼, 面前的她仍只是6歲的模樣, 摟著要我陪她玩, 在我家過夜時扭計要我講故事給她聽, 到與她分別時, 把她交回她母親裡去, 她又在地鐵站祈禱, 委屈說:「人地唔捨得你丫嘛....」我真的心甜.

 


maren tam | 4th Sep 2010, 00:32 AM | 心情筆記

誰在製迼泡沫?

623一役後, 很多報道都說民主黨粉碎了自己的招牌, 被人罵到狗血淋頭, 下屆立法會議席非常危險.

然而港大民調的結果一直推翻此結論. 最新一期調查, 民主黨的公眾評分是46.6, 排名第三; 社民連的公眾評分卻只有36.6, 排名為眾黨之末. 有朋友問, 民主黨在facebook, 623立法會外, 遊行時被人狂插又有粗口問候, 相反鏡頭裡的社民連儼如教主, 到處受支持者吹捧, 這現象怎解釋了?

其實道理很簡單, 因為社會上有所謂的"沉默的大多數", 而說話大大聲的只是泡沫網友.

我相信這調查頗能顯示現實情況. 首先港大hkupop在各社會類調查之中, 中肯指數一直是no. 1. 其次, 社民連不是第一次包尾, 而是連續幾次都包尾, 恰巧他們的認知率又很高, 即是很大比重的人都知道誰是社民連, 他們不是胡亂回應的.

最近看劉慧卿的fb, 她貼了一張巡視工程的圖片, 然後有人留下的六七個comment仍繼續謾罵她. 我又看一看卿姐的評分, 調查在7月中舉行(即623之後), 卿姐得分54.3, 排名第五; 社民連三子分數由26.5-33.6, 當中黃毓民與梁國雄的認知率為全部議員之冠, 顯示甚麼? 人在做, 市民在看.

fb既虛且實, 遊行人士的謾罵是最真實, 但相比起沉默的大多數, 原來他們只是少數人士. 這少數人士是實在而存在的, 他們不是泡沫, 卻在網絡和社會上製造不少虛幻的泡沫. 而製造泡沫的工廠, 可說是傳媒本身.

數據來源: http://hkupop.hku.hk/

x                        x                        x

許志安與鄭秀文

 

究竟許志安做錯了甚麼? 如果他一直愛sammi, 和現任女友分手有何不對之處? 勉強沒幸福, 我寫出來也覺老土.

雜誌標題寫"賤招"趕走女友? 其中有三招根本莫名其妙.

1. cut附屬卡 (度此列表的編輯, 難道你跟女友分手不會cut她附屬卡?...其實有必要給女友附屬卡嗎?)

2. 趕女友出愛巢(分手還要日日夜夜面對前度男友才可怕..!!)

3. 收回女友代步的汽車(既然不是送就有收回的權利, 而且那是一部車, 不是借...歪...呢, d人成日話借左歪冇得還架麻....SORRY搞了爛gag =p)

仲有爆粗, 冤枉對方濫交, 如果確實, 又真係幾賤. 但你估拍戲咩, 提出分手的一定係奸角? 今時今日, 在愛情路上, 這樣的年紀, 一句分手恐怕已可了斷. 要是有人爆粗冤枉人濫交, 那另一方一定苦苦相纏到一個極煩的地步才會令人如此"禮尚往來"吧...? 一隻手掌怎會拍得響? 

雜誌寫許志安形象插水, 套用上述泡沫網友理論, 其實謾罵許志安的人何嘗不是少數人士, 當中乜周刊物周刊又加了幾成肉緊狂發泡沬?

我相信絕大部分成熟的人, 都明白愛情的遊戲, 可以選的話, 當然是選最愛的一個, 又未結婚. 人之常情, 何罪之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