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27th May 2010, 13:33 PM | 心情筆記

近來常常與舞台劇工作者做訪問, 我個人比較喜歡一些有內容有情節的故事, 不太喜歡一些太強調思考, 太隱晦的劇本.

那遇到不太喜歡的劇本怎麼辦? 由於我的拍檔可能與我剛巧相反, 所以純粹是個人口味問題的劇本, 我們會照樣推介. 而在節目的第四節, 聽眾會聽到我們各自的評語.

也試過有一次, 由於劇本太差, 完全不能引起人的共嗚, 再加上「悶」(悶乃是舞台劇的死罪, 不能賣座的話, 不要怪群眾冷漠) 即使我看了事前綵排, 約好了訪問, 卻決定腰斬, 不讓它出街.

試過遇到一個訪問, 劇本其實有點自說自話, 結尾「離奇」(沒有伏線, 與主題不太相關), 簡而言之就是整個故事都有點「不著邊際」, 但舞台劇不算悶, 也會令人捧腹大笑. (完全是我和joyce共同得出的結論), 於是訪問照做. 誰料到嘉賓竟然連最簡單的問題都迴避, 問了多個問題都唔中point, 我一路訪問一路焦急, 聽眾聽了怎會明白, 怎會明白. 我惟有把一條問題重覆問了幾次, 希望可以得出一個簡短的答案, 可是對方就是迴避.

對方以為我不喜歡劇本, 其實我更為了節目質素, 而追問問題. 結果是雙方都有點不快.

後來, 我想一想就明白, 對方不是迴避我的問題, 而是性格使然, 本來人就有點「不著邊際」, you are what you eat 這套理論 , 也可轉過來變成「甚麼人寫甚麼劇本」.

做節目以來, 我覺得好的香港舞台劇實在不少, 但「悶」的舞台劇也實在為數不少. 很多時候, 他們實在太藝術了, 藝術家自說自話的壞習慣改不了. 俗一點, 更入民心, 我喜歡「雅俗共賞」這個概念. 彭秀慧的29+1實在是最佳示範, 最近10幾場, 場場爆滿, 觀眾已用雙腳與金錢投票, 如果你還沒有看, 寄望下年7次方吧!

特別聲明: 以上文字與今個星期的主題--「陰道獨白」完全無關.

x                   x                    x

今個星期日受訪舞台劇是「陰道獨白」, 嘉賓高志森(導演)與文瑞興(演員).

由三位女性主演, 其實說主演, 不如說由她們讀出關於陰道的故事, 當然她們讀的時候, 是加入了戲劇、演技的成份.  我覺得她們真的演得很放, 非常難得.

x                     x                 x

書評方面, 是劉健威的「為你煮最美好的一頓」, 想不到吃盡天下美味食物的作者, 原來小時候是餓大的. 他認為人間美食之最, 就是他劫後重生的一頓飯 - 破落飯店內一碟香噴噴的窩蛋牛肉飯.

 


maren tam | 20th May 2010, 16:52 PM | 心情筆記

今個星期日受訪舞台劇: 俠盜張師奶

書評: 民主的小故事與大道理 蔡子強+陳健民 (上書局)

*我非常喜歡此書, 讀過兩遍, 邊看邊做筆記.  p.s."上書局"政治系列書類, 我一向愛不釋手, 老闆其一是蔡子強, 他是在出完"新君王論", 眼見銷量不錯, 才與人合組"上書局", 可見他對自己及老友們非常有信心.

 


maren tam | 12th May 2010, 00:47 AM | 心情筆記

我一直想買一部可支援有線新聞功能的電話, 因為有線新聞質素是電視媒體中全行最好的, 無線cctvb質素劣等不在話下, now新聞質素- 我只覺記者編輯不夠勤力, atv就更不用談了, 根本已是本港中央台.

朋友在facebook放了一條link, 是有線呂秉權有關上海世博的報道: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6883

他報道上海世博的盛世背後, 原來有很多上海居民因為世博大興土木而被迫遷, 有些居民原本有一間小房子, 但現在只賠了10多廿萬, 不能夠再買另一間小房子. 血本無歸的居民向有關部門申訴, 稱之為"上訪", 卻被政府用種種卑劣手段加害.

他們甚至被禁止踏足世博.

x                    x                           x

我不是每天都看無線晚間新聞的人, 但記得早前tvb也做過類似報道. 記者訪問了另一批"迫遷"居民, 這些居民個個都嘻嘻哈哈, 很高興政府在剷平了他們的房子後, 再分派了另一些新房子給他們. 我當時已好奇tvb為何以這個角度切入, 難道是中方人士協調? 記者太懶食快餐? 多看中國版, 或一些關於維權人士的報道, 就知道世博背後有呂秉權所報道的"上訪戶"存在, 最近甚至有位作者因而出了一本書. 媒介不應為政府歌高頌德, 因為他們日講夜講已經夠了, 媒介應為沒有平台的弱勢社群發聲, 而非食中央安排給記者的快餐.

究竟是記者懶, 還是tvb新聞部阿頭自我審查? 又...還是我本人太大意, 沒看過tvb報道"上訪戶"的新聞. 如果有, 請告訴我吧.


maren tam | 11th May 2010, 12:33 PM | 心情筆記

黎智英還年幼時, 他的媽媽:「人都喜歡自尋煩惱, 生活愈無聊的人, 自尋煩惱的事情便愈多..」她是一個家庭主婦.

來源: 上個禮拜出的「壹周刊」黎智英的專欄

x              x               x

今個星期日文化篇, 嘉賓是「騎士創作」的朋友, 舞台劇「加班吧,絕地任務」. 他們是一些很有幹勁、充滿熱誠的年輕人. 聽他們說如何籌組演藝學院畢業後的首個舞台劇, 我很感動.

 


maren tam | 7th May 2010, 23:18 PM | 心情筆記

今個星期日嘉賓: 六四舞台 導演李景昌、 監製+編劇明慧、演員何里玉

介紹的書是司徒華的欄杆拍遍. 我很喜歡華叔寫的小故事, 到六月四日再揀多個故仔話俾大家聽...!


maren tam | 6th May 2010, 01:03 AM | 觀眾席

昨晚看了「維多利亞壹號」, 一個講樓價令人瘋狂的故事. 電影手法以血腥為主, 一幕又一幕血淋淋的場面. 題材另類, 看來是為攞獎而拍的.

  • 條橋幾好, 因為我是在較後階段, 才明白為何女主角要屠殺屋內所有的人. -- 也就是整套電影的重點所在.
  • 血腥過多, 以至後來幾個血腥鏡頭, 令全院的笑了, 是笑它"低能". 但可能又製造了另一個反差效果, 因為殺人已去到一個麻木失控的階段. 不知道這是否導演預計到的一個效果. 比較有趣的是, 這些被殺的"笑位", 由24味的阿phat演出, 而他坐在我的後一行, 谷德昭坐正我後面, 他叫了一聲:「阿phat, 你的戲份都幾多喎....!!」(我看的是首映)
  • 我向來心血少, 所以這些血腥鏡頭僅僅在我的手指罅中出現, 沒有出現太不安的情況, 沒有用到隨院附送的嘔吐袋. (呵呵)
  • 可惜, 可惜, 樓價壓迫主人翁的情節不是沒有, 但在血染的鏡頭相比之下, 淡化得多了, 所以看完電影後有種不圓滿的感覺, 不會感動, 也不會引起共鳴.

 

 

 

 

 

 

 


maren tam | 3rd May 2010, 00:04 AM | 新聞背後

政府就最低工資立法是事在必行的, 而立法會亦必然有足夠票數通過.

我對這個勢不可擋的政策感到非常沮喪.

先說自己的經驗, 07年我去巴黎, 與法國朋友走入一個滿是餐廳的區域, 每間餐廳都只有很少客人. 我問他, 怎麼拍晒烏蠅?? 他說:「巴黎的餐廳都很貴, 除非喜慶節日, 否則人們通常都會自己做菜吃. 」他又說, 當地最低工資約為港幣15000元, 是元兇之一. 我不禁咋舌.

後來, 我發現很難找到一間食肆的晚餐為10個歐羅以下. 我在不核心的巴黎區域, 在一間中國餐館(快餐, 像香港的兩餸飯)吃午餐, 我花了7個多歐羅.

近來, 我看了 陶傑在壹仔的兩期專欄, 儘管我不能同意他常有的崇洋心態, 但是對他關於最低工資的看法, 我是非常認同的.

x                     x                            x

你也許會說今天香港人爭取最低工資不過是$33, 但問題不在$33, 而是為這個$33立法, 然後每年檢討(工會目前其中一個要求), 最終物價只會一直上升. 陶傑說:"最低工資是歐美的左仔們不斷施加壓力,立法成為潮流。一旦打開這個決口,慾壑難填,不論最先以二十元、二十三元還是二十五元跨門檻進場,隨著不斷有人會出來「競選」這個,「競選」那個,最低工資必然三五年就要「檢討」一次,不斷向上增加。"

今天大家以為爭取到$33元最低工資, 能夠令窮人可以生活得好一點, 那是以今天沒有最低工資的年代去計數. 當立法實行了最低工資, 物價會立刻上升, 因為餐廳老闆立刻會將這些多出來的開支反映在餐牌上. $33到時並不會見得很好使, 亦即是說, 到時$33的購買力可能與今天的廿零蚊差唔多.

x                         x                        x

要答誰是最低工資的受害者, 可以肯定的答你絕不會是有財有勢之士. 陶傑說:"香港的地產商和大財團,也無懼最低工資,因為清潔、伙食之類低層工種,早就外判。接了外判的清潔公司的那個小老闆,才是小型企業,只有他才會為最低工資張羅。他會把本來請五個阿嬸的計劃,減為四名。香港推行最低工資,反而是向低下層市民開火。"

他又說:"最低工資必然會導致失業率上升,這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人貝克的結論。"

失業率, 通脹, 都是最低工資立法後必然帶來的惡果. 那受害者固然不會是不受通脹影響, 吃一頓$200元與$2000元都沒有分別的富有的人. 最終受害者是那些得了最低工資卻因為面對通脹及失業壓力仍然得不到溫飽的人, 又或者那些為了通脹壓力而飽受壓力的夾心階層, 又或者一些不能成功轉嫁成本的蚊型企業僱主.

可恨是最低工資事在必行, 議員為求下屆選舉的本錢, 大部分都會投下贊成一票. 我想, 立法後即時的好處還是有的, 將來的路就難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