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27th Jan 2010, 02:01 AM | 心情筆記

冇插插蘇

    本來復康後周一上班, 但早上洗臉後突然右眼劇痛難當, 甚至不能張開右眼. 感覺就是被一粒石子不斷地刮破眼球, 躺床半小時無效, 按著右眼乘的士到附近的診所, 診斷結果是"結膜炎".

但不放心, 周二到眼科專科醫生檢查. 才一會, 這位專科醫生就發現我是被洗臉時用的磨砂潔面乳內的砂子作弄了! 一粒砂子藏在我的眼皮下, 他用棉花棒一挑, 砂子就被挑出來了. 疼痛的感覺當刻全消!! -- 當然眼球仍留有被刮破的傷口.

(簡直像找電腦維修員檢查時, 發現沒插電掣一樣令人.... "呆")

遇到24歲的我 

     這位眼科醫生的名字很熟, 原來是我年前看過的那一位. 當那位像特務般戴上對話機的護士小姐找出我的病歷卡時, 我看見當年24歲的我寫下的字, 電話沒改, 地址改了, 那個9字, 我愛寫成g字, 那些年前的自己.

坐在梳化上呆想起自己這幾年怎樣活過來, 地址都轉了, 工作也轉了兩份, 身邊的人都變了臉, 但是醫生還是每天來這裡上班, 日復一日. 我好像看見當年坐在梳化上輪候診症的自己, 在這L型的陳舊的皮梳化上.

然後她又消失了.

(至於究竟幾年前, 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我明天上班. 即係9個小時後.

 

 


maren tam | 21st Jan 2010, 22:48 PM | 隨想隨寫

1. 先匯報一下自己的情況, 就是病情慢慢受到控制, 臉已不再歪了, 偶然說話及大笑時, 仍感到部分肌肉的不由自主, 左眼皮不能蓋上的問題, 基本上完全沒有解決過, 醫生仍然建議少用電腦為妙, 當然我現在也是偷偷的用電腦吧.

左眼仍感到乾澀. 醫生說至少要多一個星期至一個月時間才能完全康復, 但我決定下周上班了. (正確來說是今個星期日下午, 要去看舞台劇綵排)

右眼因為習慣要與左眼同時蓋上, 左眼的不自主, 令右眼要大力一點才能令左眼同時蓋上. 所以右眼非常疲累.

2. 今個星期日 "文化篇", 謝謝郭志仁代我開咪.

3. 謝謝joyce與各位同事的關愛和幫忙. 下星期日我會再出現在大氣電波之中.

4. 這個多星期, 在病中, 我常常感到很孤獨. 一人與病魔戰爭, 上星期一、二真的感到像崩潰, 因為對病知道不多, 好怕會毀容. 如果在醫院, 可能還好一點, 因為好歹有醫護陪伴左右, 要是有事發生, 立刻可進行搶救.

這個星期又想了很多問題, 想到病到咁大件事, 工作還能讓我請病假透一口氣, 休養休養, 其餘的事, 是沒有病假可請的. 根本得不到同情. 我有點惘然和懼怕.

(用完電腦, 快d滴眼藥水先!!)


maren tam | 13th Jan 2010, 00:24 AM | 心情筆記

這幾天患了怪病, 顏臉神經麻痺, 醫生說大部分人在2-3個星期會康復. 因關不了左眼, 所以不能用電腦太多---眼睛會超累.

暫時不能寫blog了.

收到很多朋友的問候, 不能逐一感謝, 以至解釋我患了甚麼病.

留意我在今個星期日晚上10時半至11時半的節目"發現新大陸 - 文化篇"吧, 我會解釋給各位聽的. 謝謝各位關心, 在病榻之中, 姐姐的5歲女兒來電唱歌給我聽, 感到嚴寒之中的一點欣慰.

謝謝她, 雖然她不會看我這個blog.

p.s 剛收到朋友蔡仔來電, 他說有朋友亦患了此病, 休養了足2個月, 希望我不會這麼嚴重吧....


maren tam | 7th Jan 2010, 00:50 AM | 心情筆記

看了"Invictus"的優先場, 2010年第一齣好戲.

"Invictus"是拉丁文, 意思是 "invincible"(不敗的). 故事是改編自南非總統曼德拉的真人真事, 話說94年曼德拉在南非首次的民主選舉中, 勝出並成為總統, 但白人與黑人仍未能融洽相處, 社會割裂成兩個階層, 曼德拉試圖搞一個大型的公關活動 --- 以欖球賽團結整個國家.

當年南非的欖球賽是白人的玩意, 國家隊亦只有一名黑人chester, 所以普遍黑人都不支持欖球運動, 但隨著曼德拉把南非進入世界賽視為重要的國家大事, 慢慢南非人變得團結起來-- 一起對抗外敵.

結果亦是傳奇, 因為原本被視為弱隊的南非隊, 竟然跨過一關又一關, 並且奪得世界盃. 這是真人真事呢.

我看著很感動, 電影亦拍得有趣而嚴肅, 節奏是緊張的. 當然曼德拉是受人敬仰的, 球隊去到曼德拉曾入住二十多年的囚牢參觀, 球隊隊長麥迪文說:「難以想像一個人被白人迫害至此, 人生二十多年就在這裡呆過, 但他竟然一出獄便寬恕了他們, 而且想盡辦法消除兩個種族的芥蒂.. 」

我又記得, 當劇中的曼德拉想阻止黑人投票改了欖球賽球隊的隊名及徽號時, 他的下屬立即勸他不應這樣做, 否則他就可能給人獨裁的口實. 但他說:「你們選我出來, 就讓我帶領你. 」

去年年尾香港隊贏得東亞運足球賽, 曾蔭權說:「這是09年來最開心的一天. 」但到底他有沒有真心的開心過? 他有重視過球員嗎? 他知道球隊團結國家/城市的重要嗎? 香港好像不大有這種觀念.

x                   x                    x

有關南非上述一段史實, 可參考http://www.inmediahk.net/node/262676這篇文章. 07年寫的, 不為電影而寫.

另, 今個星期日10:30 "發現新大陸. 文化篇", 我返來了... 請留意商台881吧, 有舞台劇飛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