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27th Sep 2009, 19:50 PM | 隨想隨寫

朋友leona的父親去世. 祝福. 願他安息.

這幾年以來, 我一直看leona的blog, 她常寫她的父親, 心裡總羨慕, 她有這樣的父親. 我又會想, 如果我能有這樣的父親, 多好. 又想到, 像我寫的「爛滾的男人」的主角, 他是永遠無法有這樣愛他的子女.

張愛玲說的, 「小孩子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糊塗, 父母大都不懂得子女, 而子女往往看穿了父母的為人。」


maren tam | 26th Sep 2009, 23:59 PM | 隨想隨寫
這幾天在想, 為何10月1日是國慶? 應該叫共慶, 共產黨慶祝一黨專政統治中國.

maren tam | 21st Sep 2009, 23:47 PM | 心情筆記

辦公室有同事突然請事假一個星期多, 眾人在背後竊竊私語他一定是家變了. 他是一個嫖到像流浪的人---終日在骨場流連, 不願回家. 他有子女一對, 但放假例必到二奶居所或骨場過夜, 而且當著相熟的同事, 會沾沾自喜講自己去到內地哪個城市嫖妓. 當然他說的時候是嘻皮笑臉的, 以為別人不會當真, 誰料笑話說得多, 又不前後矛盾, 眾人慢慢知道他是真的大滾友.

他是一個貌醜的人, 矮瘦, 但投資出奇的準. 他的太太, 我見過一次, 雖不秀美--到底有四十歲, 但總算相貌端正. 兩人結婚差不多二十年, 一對子女剛升中學, 之前聽聞她對他已「冇眼睇」, 隨公司到海外工作, 幾個月才回來一次, 寧知莫見. 誰料, 她終究忍不到, 提出離婚.

他頹然的說:「她要分我家產, 我快要變窮光蛋了, 一對子女也歸她所有. 」然而語氣又掩不住興奮. 我覺得他反而得到了一種解脫. 他在二奶的溫柔之郷, 是不會再眷戀那位皺皮太太的, 那位昔日與他走過二十年路, 望著一對子女由手掌般大, 變成今天亭亭玉立的那位伴侶. 他不會想到過多幾年後那位二奶還會在嗎? 他只知道他有錢就能買女人. 他不愁女人.

意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因為嫖妓而身敗名裂, 克林頓也曾經被全世界羞辱盡. 香港就出了港台朱培慶, 還有林喚光, 冼錦華. 街頭耳語「十個男人, 九個去滾, 一個諗緊. 」太誇張. 會滾的男人實在為數不少,  但我相信好的男人還有很多.

有個朋友說, 她辦公室有個男人, 四十幾歲孤家寡人, 之前一場大病, 沒有人照顧, 下場很慘. 此事震撼了辦公室上上下下, 突然之間一班中男急急與女友結婚, 他們怕老了沒有人照顧. 一個男人找一個女人, 美色身材可能很重要, 但當你撥開雲霧, 可能會發現忠誠比甚麼都要緊. 聰明如諾貝爾, 在愛情也跌跤連連, 因為他不懂得愛, 以為用金錢可以買到愛情, 但是那位較他年輕二十年的女人卻常背著他鬼混. 他一生都在找一個忠誠的女人, 他曾遇到一個, 那是他的初戀, 但病死了.

在愛情之中, 沒有誰比自己更清楚在對方心中的地位, 大滾友知道他在二奶心中的地位, 也知道他在太太心中的地位, 但他像吸毒者一樣只求一時快慰. 一個在枕邊二十年的伴侶要離開了, 他的子女因為知道父親拋棄媽媽而將會憎恨他, 他的家散了. 但他無動於衷.

我不是道德判官, 二奶也有真感情, 太太亦可以很賤格, 離婚再婚不一定是不好. 但二奶, 作為一個女人, 要是她也是一個正直的人, 一定會想找一個不拈花惹草的男人, 那麼整件事從一開始就錯了, 誰保證你上馬坐正後, 他不會再出去滾?

而對爛滾的男人來說, 他可以很浪漫的說「自己是一隻沒腳的飛鳥」, 但當有一天他想停下來時, 女人當然還是貨如輪轉的, 但他也許再也找不回一位對自己忠誠的女人, 和一對愛自己的子女.


maren tam | 4th Sep 2009, 01:46 AM | 心情筆記

mov

兩套電影 

這個星期看了兩套電影, 其一是"清潔小小姐", 真實, 感人. 故事內容圍繞兩姐妹, 一個被炒了, 一個做鐘點女傭, 生活艱難. 姐姐的情人(對方已婚)建議她既然做清潔, 倒不如做清潔兇案現場的生意, 更好賺. 她們決定了, 就由零開始做起.

最感動我的是, 姐姐以前是中學啦啦隊成員, 在校內出盡風頭, 但是她後來不知怎的走歪了路, 帶著一個孩子做未婚媽媽. 她在做女傭時重遇中學同學, 那個女人不美, 只是同學甲乙丙, 但是她卻嫁了一個好老公, 住大屋請女傭.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每個女孩在中學時都是平等的, 充滿希望的, 因為她們即使今天不濟, 還有不能預測的未來, 而這可是非常有爆炸力的, 然而當年紀漸大, 再沒甚麼未來不未來, 一生就定了.  中女的心事.

(就快落畫, 要看趁早)

x                     x                         x

另一套是"求婚的惡魔", 輕鬆, 惹笑-- 真的幾好笑. 最感動我的是, 人稱"witch"的惡魔女上司亦有脆弱的一面, 她即使在辦公室內, 與另一主管如何唇槍舌劍; 而她被罵髒話時, 又如何面不改容, 但當她轉身走入廁所, 她還是哭了出來. 女人是水造的, 任她是希拉利還是林鄭月娥.

這情況我也試過, 有次被另一部門一個惡人窒了幾句, 我表面也冷冷的回了他幾句, 然而我一轉身走入廁所, 就缺堤大哭. 所以說, 男人, 請別以為女人真的那麼強.

x                  x                           x 

透明的朱麗倩

劉德華宣布結婚了, 朋友是劉華fans, 她的fb貼了世紀拖手的照片, 寫著"朱麗倩好幸福啊......!" 嘿, 這叫幸福? 一個正常的女人怎會覺得幸福? 或許朱麗倩會覺得幸福, 因為她一向是被困在籠內的小狗, 偶然主人把牠帶上街一次, 那牠理應覺得高興, 是嗎?

所謂世紀拖手, 其實是他戴著口罩, 她也戴著口罩, 真是好鬼肉酸. 怎麼她不見得人嗎? 朱麗倩好像是一個從不生在世上的人. 她父親去世, 他要她家人勞師動眾排出傘陣, 這喪禮究竟為誰而開? 為劉德華還是朱父? 他霸道到連先人也不尊敬, 怎不叫朱麗倩心痛?

我想起, 有次到朋友的家--超大的村屋. 她是一個刻薄的女子, 她讓女傭睡在一個儲物架的空間(騎樓, 似用來裝貨物的, 人不能站在那裡, 沒有門, 沒有窗). 那個女傭洗澡後立刻抹淨廁所所有水滴, 彷彿她從沒洗過澡, 她彷彿除了是一件會清潔的機械人外, 她沒有任何生存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