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30th Jul 2009, 00:42 AM | 心情筆記

失去聯絡多年的朋友打電話來, 說:「啊, 你還記得我嗎?」女孩子由於不肯定, 又怕鬧甚麼笑話, 於是說:「啊, 大概記得... 」他不語, 偏要她說, 她戰戰競競的說:「你是阿..A?」

他的聲音傳過來, 充滿自信的說:「對啦, 好嗎?」她聽著覺得對方滄桑了不少, 很多年前的朋友了, 想起以前少女時代的自己, 前途一片空白, 等著自己來塗顏色, 如今的自己又是否足夠. 怎麼一見老朋友就開始思想自己的身世來?

他幾乎沒停下的說自己的近況, 這幾年來東奔西跑, 果然去了流浪, 她自那年再也打不通他的電話開始, 就猜到他一定去了流浪. 她記得他曾經肉麻的說自己是浪子云云.

他說去到上海住了一年多, 終於如願唸大學, 唸的是英文. 她一邊聽, 一邊還是像死去的人回顧自己的身世起來, 由認識他的十多年前計起, 走馬燈般的片斷投影在她心湖. 原來一些人是真的共你成長, 黏著你的記憶.

他突然打哈哈說:「你結了婚沒有? 有孩子沒有?」這個tag很奇怪, 她大笑:「嘩, 不會啦, 起碼暫時不會.」他說:「我結婚了.」她想起那幾年兩人總是曖昧, 但是從沒走在一起.

不過是一點漣漪, 心裡卻是真正為他高興. 「是那個女孩子嗎?」她見過的, 幾年前最後一次見到他, 和她. 那個女朋友在暗黑的街道上, 剪影遮著她半邊臉, 微黃的街燈勾勒她的輪廓, 像隔壁大哥哥的女朋友的樣子, 善良, 有種不踰越界線的美.

「是啊. 」他道.

「哦! 有孩子嗎?」她問.

然後輪到他笑:「沒有... 哈哈.」

她猶疑是否把自己的感情透露一點, 但又覺得像示威, 未免太老套, 就略去了.

他還是一路說自己的事, 原來那晚之後, 他接著的一個月就離開香港了. 「那時, 我女朋友患了精神病, 我不忍心送她入院, 所以走了.」她想, 倒不如說自己不能面對女友有精神病. 她是一個處處想著實際功能的人.

流浪幾年, 又唸書又在外地交女友, 因為一個契機, 他回來了. 他找回舊女友, 「然後祕密結婚了。」少女時代覺得他說話總是浪漫, 長大了聽著有點發毛.

不過, 也許真是愛情的力量, 令他回家. 外面的花花世界, 在他還年青力壯的時候嚐過了, 總算償還自己的心願. 他回來的一年, 大概三十八歲, 即是說他還有兩年就到四十歲---男人永不想到達的臨界點.

他又問了她的生活, 她簡單的說了:「很平凡, 哪會像你一樣起起伏伏. 」

他笑著說:「我的生活是伏伏伏伏, 不是起起伏伏. 」

「哦, 怎會?你精采多了.」她發覺自己說話很是客氣.

他是一個中三畢業以後便搞自己生意的人, 和前度女友分手時, 把生意拱手相讓當分手費. 她因為和他的友誼資歷長, 也見過這個前度女友, 最記得有次她去到他住所探望他, 大風雨,在車站說再見, 被前度女友發覺, 由屋子追了出來, 狠狠的盯著兩人. 那年, 他們還是曖昧. 無名無份, 有天清晨, 他巴巴的到她家, 說:「我在你樓下」, 然後送了她一個Tiffany的銀戒指, 然而她從不敢戴.

到今天, 一點雨都沒有了, 但偶然風吹過也許尚有一弧漣漪, 只因為他伴著她成長, 僅此而已. 她輕輕說:「我男友的朋友搞了個派對, 有興趣參加嗎? 帶你老婆出來散下心? 」

他呆了一秒, 沒像追問她工作般追問諸如「怎麼開始的?他對你好嗎?他愛你嗎?」只說: 「不了, 她(我太太)精神還很差. 或者再過多一兩年後吧?..」

「好的.」她說.

然後兩人說再見, 就掛上了電話.

 


maren tam | 25th Jul 2009, 20:11 PM | 現代作家篇

今晚我準備到書展去, 這幾個星期日晚的節目, 我都跟書展出新書的作者做訪問.

早兩個星期訪問了蔡子強與彭志銘, 談的是政治書. 蔡子強的書, 自"新君王論"後, 我便一直有看, 他用故事評論故事, 真正深入淺出, 嫌政治悶蛋的讀者, 捧著看都會津津入味. 我是大力推薦他的書給大家. (好看的程度猶如"大國崛起")

上個星期日訪問了新地寫作比賽的得獎朋友, 八個新晉作家, 第一個彈出的是「香港彈起」作者劉斯傑, 他的作品是香港舊廈立體書, 夠gimmick, 賣得貴, 成二百幾蚊一本喎, 仍然日日賣清光, 厲害. 更厲害的是出版社以他做焦點, 老牌作家都要讓路.

至於明天(星期日)的節目主題是愛情書, 嘉賓是王貽興和唐希文. 很多人問我王貽興是否真正才子? 老實說, 一個在24歲獲得文學雙年獎的人, 實在不簡單. 近年香港文壇不是一池死水, 很多作品的質素都非常的高, 他的書, 我看過, 文章寫得不錯, 夠現實, 不忸怩, 而他也是喜歡張愛玲的. 此外, 他出口成文, 又會搞gag, 以才子的定義來說, 真係好ok.

有些人頗不屑他走入娛樂圈, 但我覺得這也是出路. 講真, 文學能夠養活多少人? 在香港, 養得一個, 餓死十個. 正如體壇人士如李麗姍拍廣告遭人非議, 我覺得批評的人, 很霸道, 很電車男(女)----因為不明白社會現實.

但是, 在文學體壇狹縫生存的人, 能走出幕前的, 一定要外表夠好, 這遊戲規則, 改不了. 咁我係咪即係話王貽興個樣好ok? 咁梗係啦, 真係ok過好多男明星架. 呵呵. 那他是否單身呢? 各位留意下節目吧, 節目尾聲打電話來仲有書送添! (王貽與的"草食男與肉食女"及唐希文的"遺留在雪糕島的初戀")

 


maren tam | 17th Jul 2009, 13:51 PM | 隨想隨寫

陈慧琳爱儿照曝光常在梦中甜笑(图) 

陳慧琳, 一個幸福的女孩子.

出身小康, 美麗, 模特兒身型, 與男友相戀多年結婚---多年, 應該是真的相愛, 星途一直暢順, 受萬千觀眾愛戴, 最近還結了婚, 生孩子. 她是近年娛樂圈中, 最幸福的女孩.


maren tam | 15th Jul 2009, 00:02 AM | 隨想隨寫

早說過我是俗氣的人, 所以我亦會看"美女廚房". 我知道有些人對"美女廚房"恨之入骨, 覺得貶低女性尊嚴, 但我覺得沒有所謂, 反正只是博人一粲. 說浪費食物嗎? 拍一套電影所浪費的道具,難道又很環保? 說女星,美少女低胸煮食, 讓男人指指點點, 其實都只是開玩笑, 跟香港小姐又相距多遠? 我覺得毋須認真.  

x                 x                    x

有人在facebook 發起反o靚模大行動, 要把她們踢出書展. 

我記得有個導演批評說:"這些o靚模個個5呎2,3吋, 著住對5吋高的高跟鞋, 走來走去." 她們又真的不同傳統的model, 更不能是明星, 因為有很多o靚模不計價錢接job, 肯露肯博, 但現在還住在公屋. 沒有鎂光燈的照射, 她們只是平凡得出入都是搭巴士的人. (不計已大大成名的o靚模)

但是, 她們既然能曝光, 總有生存價值. 我是一個很信自由市場的人. 若有人說社會風氣敗壞, 但香港社會風氣向來是這樣, 不見得o靚模或者美女廚房的出現會傾斜香港.  我並不是支持o靚模, 我只是覺得沒所謂, 社會應該百花齊放.


maren tam | 13th Jul 2009, 15:41 PM | 隨想隨寫
近來查wiki, 看人物年表, 越看越覺得它像生死冊.

maren tam | 6th Jul 2009, 23:37 PM | 心情筆記

07年尾, 有個文化節目叫做「漂流日誌」,我取了一本, 起題為「what we think about love」, 讓一些朋友寫下想法. 本來日誌要交還主辦單位作展覽用途, 但我忘了, 最後這本日誌就跟著我了.

而我當然是慶幸的, 因為朋友們的話與畫, 都讓我用心咀嚼.

最觸目的是有位女孩子寫「love or bread」,充份反映她的內心交戰. 她較男朋友賺錢能力高, 又是專業人士, 雖然社會都說男女平等, 女的在事業較有起色, 還是令男女雙方都尷尬. 縱強橫的女強人, 只要她身心都是女人, 小女人仍是最快樂的依歸.

又有人說「love is making sacrifices, but at the time you dont think it s a sacrifices, it s just love」 寫得好, 但有這麼偉大嗎? 寫的人, 卻是我認為一個在愛情上很自私的男人. 也許他因為自私, 不作犧牲, 所以從來都不是愛. 那麼就很自然了, 遭他遺棄的女朋友, 應有這種認知.

在頁的隔壁, 他的女友(現在已分手)畫了一幅畫, 由愛的土壤生長了一朵玫瑰花, 然而那是滿身尖刺的花朵. 她也許有這種認知, 他們的愛是滿身荊棘. 他們曾經有許多計劃, 遠走高飛, 她唸書, 他打工, 但一切都在他策劃分手下, 完全粉碎了.

又有一個偶然才見的朋友, 但每次見他, 身邊總換了女伴. 他畫了一堆亂線, 然後是一條微微彎曲的線. 他在這條微彎的線寫著「when everything slows down」. 我不知道是不是反映這樣的情況: 男和女在拍拖初時期, 總是纏綿得很, 然後蜜月期過去, 爭吵開始浮上來了, 對方的脾性與缺點慢慢暴露, 某些男性開始厭倦, 貪新忘舊(容我說這比較會出現在男性身上), 但如果這種「剪不斷, 理還亂」的亂線過後, 還能走出一條微微彎曲的路, 那麼就能細水長流, 也就是love.

然而我的這個朋友, 只怕終生也走不出這堆亂線.他沒有愛過任何人, 他只愛自己. 這是很多人會犯的毛病, 除非你願意從對方的角度看事情的本相, 如果你不願意, 就是一個自私的人.

愛情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 你太愛對方, 不自愛, 這段關係不會幸福. 你只愛自己, 盡情傷害對方, 要對方完全遷就自己, 這段關係亦不會見得幸福. 遷就是痛苦的, 享受別人的遷就是快樂的.  你也有時快樂? 可會想到對方在遷就你當中? 只因世人永遠身在福中不知福, 被人遷就的往往只瞎著享受. 願各位珍惜眼前對你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