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24th Apr 2009, 23:31 PM | 心情筆記

有些說話, 你和你..說了, 我一直很感動.

1/我要到荃灣買辦公椅, 問你星期六到荃灣幫我搬這張辦公椅回來, 行嗎?

你說:「你喎, 點唔得都要得架啦..!」

2/ 我在我倆的手指頭畫了人頭仔, 你拍了照片, 放在fb上, 題為「my family」. 旁邊還有大狗小吉.

3/我有工作狂的傾向, 年初一照例想在家做點工作, 才到你家拜年. 但你說:「新年呀, 你應該花多點時間享受家庭生活吧!」

4/天冷了,我又沒有穿足夠衣服, 你脫下外套, 披在我身上. 我問你:「不要, 你不冷嗎? 」

你說: 「不冷! 」然而你只穿上一件短袖衣服, 堅持把外套卸下. 我們走入冷風肅肅的維園小徑.

.像

1/夜了, 我壓力太大, 一直在哭, 手足無措. 你說: 「傻妹, 這些事情很平常, 根本不值得不開心.」

.像你(阿姜)說

1/單身的時候, 從外國回來, 與你通電話, 嘆了一句: 「下機也不知該致電給誰...」

你笑著說: 「傻瓜, 總有我在聆聽.」

.像你們說

1/我失意時, 你寫了一張咭給我. 「抬起你的頭來!」

2/年輕時到西班牙, 認識了你們這幾個西班牙人. 你讓我住進你的家, 不忘向我笑著說: 「無論那一天你來西班牙, 你總有一個家. 」你的母親又說: 「別叫我的名字, 叫我做mama catalonia.」

3/還有還有, 我準備了一頓平凡的晚飯, 但你們讚嘆道: 「嘩, 很好吃! 要添飯!!」

x                         x                      x

生命本平凡無奇, 只因有你們的說話, 變得有光采, 有質感; 變得與別不同. 

慶幸有你們.  

 

 

 

 

 


maren tam | 22nd Apr 2009, 20:11 PM | 隨想隨寫

生命總有不自由的時候. 雖然我是一個固執的人, 但同時亦是一個不善於磨蹭的人.

如果糾纏下去, 為了免生事端, 很多時候我只會投降.

我是如此恨自己的懦弱.


maren tam | 20th Apr 2009, 00:15 AM | 現代作家篇

三毛, 三毛, 她是一個改變了我的人. 不只我, 還有很多讀過她散文的人, 因為她, 我們有出走他國的勇氣, 不管是發掘自我, 還是只為人生下一點點註腳. 沒有她, 過去的我, 今天的我, 絕不可能有做夢的勇氣.

回想以往, 獨個兒乘飛機很多次, 去到一個陌生的國度,  說著陌生的語言, 與陌生的人談天. 我享受白天自己發掘有趣的事物, 享受夜間與旅舍新相識的朋友吃晚飯, 喝紅酒. 有時遇到同來獨闖天下的旅人, 隨時結伴而行三五天. 這友情是真的, 前年我就跟一個六年前在法國南部認識的朋友hadewich, 約好在布拉格的機場重遇, 結伴旅遊個多星期.

到今天, 我們還是保持聯絡. 難得的友情, 每每想到總覺緣份的奇妙.

我的遊記, 可參看我的舊網誌.

和這一系列文章.

 


maren tam | 19th Apr 2009, 18:02 PM | 現代作家篇

由"張愛玲篇"到"現代作家篇".. 今晚我會談台灣女作家三毛, 一直至七月底.

同一時間, 逢星期日晚上10時半, 「發現新大陸. 現代作家篇 之 女作家三毛」.

 


maren tam | 15th Apr 2009, 13:56 PM | 心情筆記

對於香港男士

對於部分香港男士, 有一點我真是很不滿. 上小巴或上地鐵的時候, 假如(1)車上仍有空位或空間, 而(2)我先上車並不會對他構成任何時間阻礙, 香港男士是一群謙謙君子, 他們總會微笑, 展開手臂, 讓女士們先上.

但是. 假如(1)及(2)的情況不存在, 他們簡直會動粗, 用天賦的武力阻擋女士先上車, 即使我們先到該地點, 而他們上車的時候, 是連眼神也不會與女士們接觸, 彷彿她們並不存在.

我並不是投訴他們與女士們爭先恐後上車----因為不論男士女士都要上班又或者趕著與情人約會, 而是投訴他們平時不應過份充當君子, 每次他們過份作狀, 我簡直是想嘔.

*開頭用間線強調「部分」,因為部分香港男士的心靈十分脆弱, 每每寫BLOG欠了「部分」兩字, 總有人無限上綱. 這裡用「部分」, 又是因為部分男士...我這樣寫下去是沒完沒了的... 不如作罷.

對於自由行/新移民...

每次從九鐵列車出來, 我就幾乎下不了車, 因為在黃線外準備上車的乘客, 總不會先讓即將下車的乘客下車.

在地鐵, 這種情況是非常少見. 在九鐵, 這情況是屢見不鮮, 我不知這是否應歸咎於經常乘搭九鐵的自由行/新移民, 如果不是, 請告訴我.

我只想說: 你們先上車是沒有好處的, 因為列車總要等我們下了車才開車, 而如果你們擠在車卡門口, 只會製造混亂.  耽誤了別人又耽誤了自己, 何必呢?

 

 


maren tam | 1st Apr 2009, 23:39 PM | 心情筆記

在《信報》的文章裡, 我寫道「近來老想到愛情權力輕重的問題」, 是真的, 沒有騙人. 而不論甚麼樣的愛情, 到頭來我們總要面對這個問題.

以下是真人真事.

朋友L的朋友E快要結婚了, 丈夫S是一個徹底的壞伴侶. 他也許沒有出軌, 稱不得上壞情人, 但絕對是一個可怕的伴侶.

E一直向朋友哭訴關於S的一切. 有次S到E的家吃飯, E的母親取笑他說:「咦, 你家沒飯吃嗎? 又過來黐飯食?」他沒回應而只是默默吃飯, 其實怒火中燒. 過了這晚, 他們單獨的時候, 他說:「為何你母親這樣沒有禮貌, 嚴重傷害了我, 你叫她向我道歉吧....! 」他, 作為女方男友, 要女方家長向他道歉(!). 她內心一嚇, 才料到男友原是極小氣的人,  但她怕失去他, 所以不動聲色, 唯唯諾諾, 不願媽媽道歉也不願得罪男友, 此事暫時擱在一旁, 權力的天秤慢慢向男友傾斜了.

有了第一次縱容, 他變本加厲. 有次, 一班朋友去沙灘, 突然有幾隻雀鳥飛了過來, 他被嚇倒了, 趕忙用沙粒撒向鳥兒, 企圖驅趕牠們. 朋友L立刻笑他: 「你連雀鳥也怕, 是不是男人來的?哈哈哈!」 明明是取笑而已, 他又被觸怒了. 從沙灘回家的路程上, 他向女友埋怨:「你個L是哪門子的朋友? 她能夠這樣傷害別人的自尊心嗎? 你快向她投訴, 而且我們要三口六面解決這件事!! 」解-決-這-件-哪門子--的--事, 對了, L一句無意的笑話, 居然惹來軒然大波. 但更可怕是這時連E都有點走火入魔了. 她真的把L教訓了一頓, 而且迫L向男友解釋. L勸她, 她也不聽, 只怪L離間兩人.

他不只小氣, 而且寒酸. 我們能欣賞節儉的男人, 但是我們不能欣賞寒酸的男人. 他們即將結婚, 更節儉也要買一張雙人床吧. 但他覺得太貴, 虧他想得出來: 「E, 不如這樣, 你有一張單人床, 我也有一張單人床, 把兩床靠在一起, 不是成了一張雙人床嗎? 」她這次真是目瞪口呆, 反駁了他兩句, 但又怕得罪他, 因他是一個易怒的人, 吵嘴不利兩人的感情, 而且她要出嫁了. 這生人, 她可能就只有這次機會. 晚上她向朋友哭訴L的總總不是, 但是到了白天, 面對著他, 她縱委屈還是臉上掛著笑容, 高高興興辦嫁妝, 不容他有發難的機會.  

又, 婚前請眾兄弟姊妹吃一頓晚飯是行規吧. 他本來就沒甚麼朋友, 那些兄弟姊妹全來自E的教會, 他寒酸得只請每人吃一件價值4元的西餅, 卻要求每個姊妹穿香檳金的禮服, 而他不作任何贊助. 他又要參與開會如何「玩新郎」, 指點每人的工作崗位, 並白紙黑字列明:一. 不吃可怕的食物. 二. 不做色情動作. 三, 不喪做運動. 有個教友氣憤得很: 「聽他語氣, 我們倒像他的下屬...!」

準新娘子看在眼內, 縱瞎眼, 亦知道他有多可怕, 但習以為常, 是因為害怕失去,  所以寧願自己先失去身外物, 包括尊嚴, 自信, 被愛, 尊重等等. 她只要不失去他, 他一怒就令她感到要變老姑婆, 所以她不敢怒. 她像一個在沙漠走路的長途旅人, 前路茫茫, 但她繼續朝著荒漠走, 一邊走, 一邊丟掉身上能丟掉的, 面紗, 食物, 水, 到最後她將死在沙上. 夕陽也不眷顧她的屍骸.

她真的和他結婚了. 在一切朋友家人的反對下.

X                                  X                            X

我說的是真人真事, 而且只是兩人相處的冰山一角. 有些人, 不單是女人, 也有男人, 的確很害怕失去情人. 《喜福會》中有個故事, 就是說有個女人遇上個事事AA制的男人, 連婚後都事事AA制, 屋內貼滿50/50的帳單, 而她是常被剝削的一個, 例如她只點了甜品, 他卻吃了一個dinner set. 終於女人的母親說:「離開他吧, 直至他給你尊嚴. 」她狠心走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遇上一個好男人.

愛情的魔力是很驚人的, 它讓人迷失了自己, 錯不完全在抓住絕對權力而任意妄為的一方, 錯也在如斯脆弱的一方. 愛情權力的輕重. 如何尊重對方, 也讓對方尊重自己; 遷就對方, 也要對方遷就自己, 能抓住平衡, 才有快樂. 你以為當女人離開這個畸型的男人後, 到他失去時, 看清自己的真面目, 他不會嚇一跳嗎?

寫到這裡, 已是凌晨一點. E躺在兩張拍在一起、高低不一的單人床上, 究竟是否仍在掉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