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23rd Nov 2008, 11:32 AM | 心情筆記

夏婕回港了, 我和其他「小朋友」急不及待與她見面. 這些年來, 多得她支持我, 無論愛情事業學業, 各種失落與快樂心情. 我能認識她是幸運.

她對我說:「我的女兒說要多錫你一點!」我不知怎回應, 只能內心充滿感謝.

這些年來, 父母都不在身邊, 只有她無論我怎樣闖禍都默默支持. 我傷心痛哭, 打長途電話到法國都不嫌我煩, 到她覺得我煩, 我就知道要止住淚水, 忘記過去. 收到你送的法國肉桂香葉, 讓我親親我所愛的巴黎---雖然我知道你並不特別喜愛巴黎, 還有你送的信紙, 讓我在這兒向你寫封情書.

說情書, 是因為更可貴是, 你給我一份親情.

其實我們是萍水相逢, 像阿丹, 一木, 子淘, 秀明, 裕文和wen, 而你的說話像最軟綿綿的氣墊, 即使我們遇上最瘋亂的車禍, 也可安全靠緊. 我是說不出的感激.

 


maren tam | 10th Nov 2008, 23:53 PM | 心情筆記

路遙遙 

前幾天與舊中學同學吃飯, 有一些同學, 我是自從畢業以後就沒再見面了. 數數手指, 大部分席上的人, 我已是沒有聯絡差不多十年.

在飯局中甫坐下, 少不得寒暄一番, 話題自然談起大家的職業來. 有個同學從前因跟我住得近, 來往頗密. 她家人那時在街邊擺生果攤, 她每到放學就去幫手, 而我亦常常幫襯.

「你現在做甚麼工作啊?」 

「我還在賣生果.....」在同學的吵鬧聲之間, 她輕聲說.

雖然說職業沒有貴賤之分, 但畢竟賣生果是一件我看來頗乏味的工作. 我不禁為她惋惜. 分手的時候, 她別過臉, 慢慢在人群之中消失.

x                                  x                              x 

女人永不懂的事情

有些生活瑣事, 女人永不會懂的, 而我在這方面可說表表者. (也許有人不同意下列為女人不懂的事, 尤其是第2項, 所以我要特別聲明我是表表者, 或者是生活白痴表表者.)

1/由於不懂得如何安裝天線, 由西營盤舊居開始, 我一直沒有收看無線和亞視.

2/我不認得路, 旺角的波鞋街, 我去了很多次到現在還不懂得去. 又當同事在樂富商場食肆穿梭無間, 我永遠是一頭霧水的跟在他們後面.

3/對於電腦, 我絕對是白痴一名, 所以一直要花錢找人上門維修與安裝router之類. 我的PDA用了近一年, 我還搞不清如何設定工作日程響鬧裝置.

4/我至今沒有成功在牆上裝一口釘.

5/電台的panel, 我花了差不多兩年時間才算運作暢順, 然而我只是懂得很簡單的錄音及混音工作.

6/對於機器, 我有一種莫明恐懼感. 尤其是我拿著mp3機外出錄音訪問的時候, 我已有多次錄音不成功的前科.

當女人是機器白痴, 正好是男人英雄救美的時候. 阿偉今天幫我安裝了無線及亞視, 而且一切DVD音響也撥亂反正, 我真是很感謝, thank you...!

 


maren tam | 3rd Nov 2008, 01:46 AM | 心情筆記

早些日子跟leona在blog中提起文藝青年, 我說:「跟文藝青年談戀愛是超恐怖的!」她立刻有同感, 還說也許這話破壞了各位少女對於文藝青年的遐想.

我想強調, 以下是根據我本人所認識的文藝青年(寥寥幾個而已)而談. 純粹本人經驗所知, 我相信有部分文藝青年還是很正常的.

x                        x                            x 

文藝青年是很愛看書的一群, 所以他們的思想是極其複雜. 他們有遠高的理想, 高太空的不切實際生活模式. 他們思緒混亂, 本來想A來又想B, 從不知道自己究竟要甚麼. 他們不尋求穩定, 只尋求自己. 他們是很自私的一種人. 跟他們談戀愛, 陰晴不定的性格, 不願開口說心裡的話, 永遠令人難以捉摸. 他們往往令無知的女人萬劫不復.

女人遇上文藝青年, 會感到很浪漫, 又因他的才華而感到輕飄飄起來, 但隨即會感到很痛苦. 我認識一個文藝青年, 周旋於兩個女人之間, 三個人同時痛苦著. 他也感到痛苦無比, 但他不懂自己究竟要甚麼, 這段三角關係, 每天都有人在哭, 三個人輪流哭.  

當然會有人說, 不是文藝青年也會一腳踏兩船, 但文藝青年的可怕之處, 在於他們深藏不露, 不懂表達自己, 不會解決感情困難.

很久以前, 我遇上一個文藝青年(不是上述那位). 有這麼一刻, 面前的人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從此怕怕.

可以大膽說一句, 文藝青年的男性是超恐怖的同時, 相反, 文藝青年的女性, 因女人天生較內斂, 所以陰晴不定的性格很容易被掩蓋和體諒.

x                             x                           x

曾經有人說過我是一個文藝青年, 我愛看書是真的, 我思想複雜也是真的, 但我不能承認自己是文藝青年, 我從沒出過一本書, 只是從事少許文化工作而已. 我思想複雜的同時, 更時刻提醒自己不要想太多, 因為平凡最好.

遇到感情解決不了的事, 我以往會尋求身邊的朋友幫助, 而非坦白向對方說出心中所想. 這也是真的. 這是感情處理上一個難題, 而這情況亦較多出現在一對還在早階段的男女. 

而你令我開始明白了甚麼是坦白. 其實坦白是非常之好, 假如在一段感情, 一方感到不高興, 另一方就要遷就, 這就是所謂相處之道. 不快的感受如白蟻之蛀蝕, 是日增無益的. 坦白就是如此簡單, 直接了當. 我要好好學習.

而在這方面你知道我是很感謝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