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2nd Oct 2008, 21:51 PM | 現代作家篇

這個星期日晚《現代作家篇》, 我和黃永談詩. 其實我不大看詩, 但有時在一些小說或者報章看到詩, 心裡一喜歡, 就把它剪存下來, 亦會把它抄在書頁上.

有一首詩真是寫得好.陶傑以往在專欄引用過, 我一直是有空就會拿出來唸唸.

覃子豪《距離》

即使地球和月亮
有著不可衡量的距離
而地球能夠親睹月亮的光輝
他們有無數定期的約會
...............

假如,我有五千魔指
我將世界縮成一個地球儀
我尋你,如尋巴黎和倫敦
在一回轉動中,就能尋著你

我引用前一段, 是想說這首詩是關於愛情. 尾一段是最好最好, 哪個男人把這幾句抄下給女朋友, 一定迷死她. 詩的字眼很重要, 所以詩人說尋她, 如尋巴黎和倫敦, 斷不能說尋她, 如尋香港和深圳. 巴黎與倫敦都有霧罩之浪漫氛圍. 一回轉動中, 就尋著你. 浪漫死人.

談起詩的字眼, 必須重重的擲地有聲, 意境顏色香氣沉昏俱備. 有作家喜歡用"日焚"(黃碧雲, 她那一篇是散文), 還有與"死"相關的字, 都是新詩的常客. 像死的顏色, 枯槁, 死水, 癱軟之類的字詞, 沉重的, 絕望的, 黑色的. 

有關古詩. 看過我的blog一定記得我最愛《詩經》的《邶風•擊鼓》. 那兒寫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如你了解全文, 會知道詩的背後隱藏著一個哀怨的故事. 士兵被派到遠方駐守, 他想念家鄉與妻子, 於是誦道「死生契闊」, 死死生生合合離離, 范柳原說「人的力量有限, 如何能作主?」

詩裡續說, 我期望一直緊握你的雙手, 直到老去. 但是詩的後一段寫, 如今士兵散落天涯, 他連能否再與妻子再逢, 也未可知, 這個承諾也許成了空話, 柔情蜜意化為一股幽幽的輕煙...

張愛玲也有散文談詩, 她引用的倪弘毅的一首詩, 那一節真是好. 張愛玲說, 簡直是現代畫的筆法.

「...你在同代前殉節
疲於喧嘩
看不到後面
掩臉沉沒..
...

我立刻想起現代畫派大師Gustav Klimt的畫- Judith I

klimt是我頭號最愛的畫家之一, 去年到巴黎奧塞博物館, 因流連於Degas的畫, 沉醉得忘了時間, 在畫前逛來逛去. 看見梵谷, 又反覆在畫前踱步, 結果沒有時間到三樓(?)看klimt的畫.

成了終生遺憾. 巴黎, 我還是要回來哦...

(我是挺沒交帶的人, 神舟七號有機會再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