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aren tam | 30th Aug 2008, 19:43 PM | 張愛玲篇

*節目調動*  8月31日(星期日)商台881《發現新大陸. 張愛玲篇》改為 晚上8時30分播放

不知你小時候有沒有類似經驗 -- 我每次讀完愛情小說之後, 男女主角總排除萬難, 終於平安生活在一起了, 而這時候小說就完了, 我恨得牙癢癢, 因為很想繼續讀下去. 又會想如果他們能夠早多幾年認識, 那不就可以愉快多生活幾年嗎?

長大了才知道, 第一, 激情過後就沒有甚麼好談, 到後來男女都可能有外遇. 第二, 他們若早點認識對方, 可能根本不知道愛與被愛, 在權力天秤的兩邊找不到平衡點, 亦會失足.

當然我這是把理想性愛情小說現實化, 因為通俗愛情小說的男人總是對女人千依百順, 而女人都是美麗的, 所以也許不大可能出現我在第二段寫的情況.

x                                        x                                      x 

《傾城之戀》是張愛玲最出名的小說, 而這亦是我最喜歡的張愛玲小說. 我覺得它好比一本愛情字典, 就是詳寫男女在一段關係中如何角力.

白流蘇是一個離婚的女人, 碰到玩遍很多女人的高手范柳原. 白流蘇最終的目的只有一個: 結婚, 而范柳原的最終目的是: 得到白流蘇後把她當成情婦. 本來白流蘇為了經濟上的安全, 她算是屈服了的. 但是命運倒過來令范柳原屈服了.

「傾城之戀」的意思, 就是戰爭讓香港整個城市傾倒了, 令原本拋下流蘇到英國去的范柳原, 不得不留在香港, 造就兩人的愛情結局.

「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這個不可理喻的世界裡,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誰知道呢,也許就因為要成全她,一個大都市傾覆了。成千上萬的人死去,成千上萬的人痛苦著,跟著是驚天動地的大變革...... 流蘇並不覺得她在歷史上的地位有什麼微妙之點。她只是笑吟吟的站起身來,將蚊煙香盤踢到桌子下去。傳奇裡的傾國傾城的人大抵如此。」  (完)

另外, 節目引述的網絡文章為:

人的一生會遇上的四個人

第一個是自己,
    第二個是你最愛的人,
    第三個是最愛你的人,
    第四個是共度一生的人。

    首先會遇到你最愛的人,然後體會到愛的感覺;
    因為了解被愛的感覺,所以才能發現最愛你的人;
    當你經歷過愛人與被愛,學會了愛,才會知道什麼是你需要的,
    也才會找到最適合你,能夠和你相處一輩子的人。

    但很悲哀的,在現實生活中,這三個人通常不是同一個人;
    你最愛的,往往沒有選擇你;
    愛你的,往往不是你最愛的;
    而最長久的,偏偏不是你最愛也不是最愛你的,只是在最適合的時間出現的那個人。

    你,會是別人生命中的第幾個人呢?
    沒有人是故意要變心的,他愛你的時候是真的愛你,
    可是他不愛你的時候也是真的不愛你了,
    他愛你的時候沒有辦法假裝不愛你;
    同樣的,他不愛你的時候也沒有辦法假裝愛你 。

    當一個人不愛你要離開你,
    你要問自己還愛不愛他,
    如果你也不愛他了,千萬別為了可憐的自尊而不肯離開;
    如果你還愛他,你應該會希望他過得幸福快樂,
    希望他跟真正愛的人在一起,絕不會阻止,
    你要是阻止他得到真正的幸福,就表示你已經不愛他了,
    而如果你不愛他,你又有什麼資格指責他變心呢?

    愛不是佔有,
    你喜歡月亮,不可能把月亮拿下來放在臉盆裏,
    但月亮的光芒仍可照進你的房間。
    換句話說,你愛一個人,也可以用另一種方式擁有,
    讓愛人成為生命裏的永恒回憶。
    如果你真愛一個人,就要愛他原來的樣子─愛他的好,也愛他的壞;
    愛他的優點,也愛他的缺點。
    絕不能因為愛他,就希望他變成自己所希望的樣子,
    萬一變不成就不愛他了。

    真正愛一個人是無法說出原因的,
    你只知道無論何時何地、心情好壞,你都希望這個人陪著你;
    真正的感情是兩人能在最艱苦中相守,也就是沒有絲毫要求。
    畢竟,感情必須付出,而不是只想獲得;
    分開是一種必然的考驗,
    如果你們感情不夠穩固,只好認輸,
    真愛是不會變成怨恨的。
    你呢?找到了第幾個?
    茫茫人海中,你遇見了誰?誰又遇見了你?

*節目調動* 以上內容在8月31日(星期日) 晚上8時30分, 商台881 《發現新大陸. 張愛玲篇》播放, 注意9月7日為同樣時間, 都是晚上8時30分播放.


maren tam | 28th Aug 2008, 13:33 PM | 張愛玲篇

由於節目調動, 8月31日9月7日 "發現新大陸 - 張愛玲篇" 改為晚上八時半播出.

(抱歉, 因暑假多特備節目, 時間一改再改, 我亦無可奈何的....)

* 這已是《張愛玲篇》最後兩集, 稍後會有另外節目談其他文學作品, 及坊間文化快訊, 時間及日期待定....*

 


maren tam | 23rd Aug 2008, 19:13 PM | 張愛玲篇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變態的事, 但是由於我們身在其中, 習慣了, 就覺不出所以然來.

黃子華的《兒童不宜》片斷:

1/ 黃子華提到馬拉松.

我認為將馬拉松納入體育項目, 是非常變態的. 你知道馬拉松的起源嗎? 馬拉松是希臘一個平原的名稱, 在公元前490年, 希臘在馬拉松打敗了入侵的波斯戰兵, 興奮的希臘軍隊派了信差費迪彼德斯(Pheidippides), 趕到40公里外的雅典城報捷. 然而長途的奔跑令他筋疲力盡, 只喊了一聲「我們勝利了…..」就猝死在地上.

一個人連續跑40公里本已超出體能所限, 這人的死因卻成就今天的奧運項目.  就是去年也有一位長跑好手在奧運馬拉松的賽道上身亡.

2/ 我們用今天的眼光看以往婦女纏腳是覺得很變態的, 但是時代根本沒改變過, 因為我們這一代人有高跟鞋. 女人多少次有穿上3吋高的高跟鞋, 在街上找藥水膠布的經驗.

3/還有一首大家耳熟能詳的聖誕歌 “I saw Mommy kissing Santa Claus”, 細心研究一下歌詞, 你會發現這歌詞實在太變態了 --- 他們唱的好像是, 孩子瞥見母親與一個聖誕老人在家中偷情, 孩子說「如果爸爸看見了, 真是好笑」. 

多變態, 而我們又多習慣於這些變態.

*為了遷就奧運閉幕典禮, 今個星期的張愛玲篇改為晚上7時半播放. 節目談的是張愛玲筆下的五種畸戀, 內容取材自《心經》、《金鎖記》、《第二爐香》、《茉莉香片》、《色,戒》*

 


maren tam | 21st Aug 2008, 23:59 PM | 新聞背後

我匆匆寫下這篇文章的原因, 是因為收到朋友傳來的短片, 他說:「我想投黃毓民(九龍西)一票, 黃毓民真是大快人心!!」 近來好像有數據顯示黃毓民會取得一席, 我不是九西選民, 聽了消息, 實在慌了, 才急急寫文章. 

我說: 「他是癲狗一名, 他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已是不君子的行為. 」

朋友說: 「但他好有道理哦. 」

我冷冷的說:「他有甚麼道理可言? 泛民每人都會說 --『 民建聯是建制派, 是政府一部分, 如何能監察政府?』云云.」簡直就如政治幼稚園ABC班. 他又重提蘇錦樑的雙重國籍問題, 我真是拜托大家別再糾纏在這問題上了, 基本法沒有規限副局長要放棄外國護照, 這由始至終是傳媒及泛民滾出來的雪球, 在這個嚴苛得反智的社會裡, 實在是太無稽了. 照說蘇錦樑現在放棄了護照, 將來還是可再申請的, 那根本是鬧劇一場. 不見得他就因為有外國護照而會出賣中國, 如要推下去, 那麼全港公務員也要放棄外國戶籍好不好?

黃毓民是一個熟讀中國歷史的人, 他理應是滿肚墨水的謙謙君子(他的確隨口活用四字成語), 然而根據他以往電台的往績, 只是正如他過去的報紙名字「癲狗日報」一樣, 他只是一個沒有point而罵罵罵個沒完沒了的人, 政府任何時候是都是錯. 正如他所說, 他有一項必殺技, 他夠大聲夠惡. 跟他談電話, 有理沒理他先送你一堆粗口.

長毛也是滿嘴粗口, 但不是任何人也如此「招呼」. 長毛較黃毓民理性百倍.

若黃毓民當選立法會議員, 我感到很悲哀, 因為這象徵香港人毫無深度, 罵人罵政策不問理由, 為求一時亢奮與soundbite. 日前跟一名前市政局議員談天, 我問:「毓民會贏嗎?」他說:「應該會.」我說:「如他選港島一定輸, 是不是?」他說:「是.」這是因為港島, 向來被評為較多理性的中產選民.

我和開頭說的那位朋友, 不知怎的扯到愛國這話題上. 我很怕有香港人以為不愛國等於愛民主, 大家請先搞清楚愛國不等於愛黨. 連黃毓民, 在剛才的片段也質問對手「你究竟是不是中國人?!」你站在選舉台上問每個候選人, 我肯定不分左中右派都答你他們愛國, 最多補一句: 但我堅持結束一黨專政.

身在一個國家, 一個人怎能不愛國. 在我眼中, 司徒華, 李柱銘, 長毛, 每個舉辦參與六四燭光晚會的人都愛國. 朋友說:「甚麼叫愛國? 」我說: 「環保就可以是愛國的表現.」他反駁道:「那是愛地球.」

當然你要堅持你不把膠樽丟在九寨溝是愛地球, 那是你的演譯. 但作為另一種演譯-愛國, 也是沒有錯的. 那是因為你珍惜這國家的山河大地而做的事.

你可以革命推翻帝權, 如孫中山一樣推翻滿清政府, 你說孫中山愛不愛國? 他當然愛國, 他是國父呢. 但他不是愛滿清皇朝, 他愛這個他生長的國家--- 中國, 才有熱忱推翻暴政.

未來我還會寫一些關於選舉的文章, 我很想每個選區都寫一篇. 我是以一個沒有黨派, 從事傳媒工作六年的手, 去打這些文章, 讓大家對政治沒半點認識的朋友了解多一點, 才投下你足以扭轉局勢的一票.

 


maren tam | 16th Aug 2008, 22:52 PM | 張愛玲篇

1/ 生在這世界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

2/ 最可厭的人,如果你細加研究,結果發現他不過是個可憐人。

3/生孩子....憑空製造出這樣一雙眼睛,這樣的有評判力的腦子,這樣的身體,知道最細緻的痛苦也知道快樂,憑空製造了一個人.....造人是危險的工作,做父母的不是上帝而被迫處於神的地位。

4/ 你年輕麼?不要緊,過兩年就老了,這裡,青春是不稀罕的。他們有的是青春——孩子一個個的被生 出來,新的明亮的眼睛,新的紅嫩的嘴,新的智慧。一年又一年的磨下來,眼睛鈍了,人鈍了,下一代又生出來了

5/ 生命是 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蝨子。

以下有關兩性:

6/ 以美好的身體取悅於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職業.....為了謀生而結婚的女人全可以歸在這一項下。

7/ 一個女人,倘若得不到異性的愛,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這點賤。

8/ 女人一輩子講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遠永遠。

9/ 關於職業女性,蘇青說過這樣的話:「我自己看看, 房間裡每一樣東西,連一粒釘,也是我自己買的。可是,這又有什麼快樂可言呢?......聽見一位女士挺著胸脯子說:「我從十七歲起養活我自己,到今年三十一歲,沒用過一個 男人的錢。」彷彿是很值得自傲的,然而也近於負氣吧?

10/ 男人對女人的憐憫,是近於愛的;一個女人絕不會愛上 一個她認為楚楚可憐的男子,女人對男人的愛,是帶有崇拜性的。

x                         x                         x

*請留意商台881   8月17日晚9時《發現新大陸.張愛玲篇》.另外, 節目內引用的網誌為《消防員阿邦的故事》*

P.S.注意8月24日《發現新大陸.張愛玲篇》因節目調動, 將會提早播出. 請留意此blog在8月24日前會有所公布.  


maren tam | 12th Aug 2008, 00:56 AM | 漫漫遊記

「你在香港??怎麼會這樣?」我嚇得幾乎從座椅裡掉下來.

「對啊, 能夠和你見面嗎? 」他在機場的電話亭說.

「當然可以, 別說笑話吧. 」匆匆教他乘坐機鐵在中環站下車, 又叮囑他如果迷路了, 只管打電話給我.

這邊廂掛斷了他的電話,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可能是我的戀愛經驗不多, 我實在沒有被人這樣追求過, 太浪漫了吧? 簡直像最童話式的電影情節. 我不想他繼續誤會下去, 洗了一把臉, 立刻撥了電話給我一個男性朋友henky, 叫他跟我一起到中環站去. 後來我把此事告訴akit, 他說:「啊, 你這樣實在太傷他的心了...」  是嗎? 我只是覺得如果不把線劃得清清楚楚, 始終對我, 或他都沒有好處.

在中環站找到了khan, 為了盡地主之誼, 我邀請他到我家小住幾天. 他看見了我身旁的henky, 臉色一變, 卻沒有怎麼說話. khan在香港逗留了幾天, 我並沒有帶他到一些很特別的景點去. 倒是他去到銅鑼灣sogo下的超級市場, 買了韓國撈麵到我家煮給我吃. 而我至今仍然愛吃這牌子的撈麵.

在香港的最後一夜, 窗外月黑風高, 我, 他, 和我的housemate躲在家裡談天說地, 一邊喝酒一邊談話. 他悄悄的語重心長的跟我說 :「我這次旅程能夠遇到你, 是我的幸運. 」真的嗎? 我的心在那一刻亮著了. 他可不知道這句話一直留在我的心底, 每當有人對我不好時, 我就想起這句話, 原來曾經有人這樣重視我, 能夠這樣為我.

khan過了幾天無聲無息的走了, 我以為可以送他機, 但他卻早早的離開了, 留下摺疊得整齊的沙發和被子. 人去樓空, 我在早上獨個兒吃早餐時, 靜靜的望著他的被子出神.

x                          x                        x

兩個星期後, 我收到了他的一封電郵, 他的英文很差勁, 大概說:「你明白我嗎? 我喜歡你, 你能明白我嗎? 」  

望著電腦屏幕顯示出來的幾句簡單的英文字, 我呆了好一會. 我真的心動, 但是不可能啊, 我的工作, 我的一切一切, 都在香港. 韓國除了有高超的整容技術, 我實在一無所知.

發呆良久, 才懂得打了幾個字, 回應他道:「你好好保重. 」

後來他就沒有回電郵給我了.

我寫下這篇遊記的原因, 不是我認為自己有多大魅力, 而是我明白長途旅人往往承受著極大的寂寞. 獨個兒旅行一整年, 是一整年, 我那時獨個兒旅行兩個月, 就幾乎有點受不住. 別人友善的眼神, 一句軟語, 立刻就可讓我傾倒, 那是比迷藥更可怕的幻像. 雖然我相信我在某方面的確讓他喜歡, 但寂寞才是最大的原因.

寂寞, 我是在歐遊過後才真正認識的一個詞語.

x                            x                         x

後記 

過了很久很久, 大概有一年多的時間吧. 是世貿前夕, 我被老總派往韓國採訪韓國農民, 當時他們被喻為最激進的示威分子. 我要策劃整個旅程, 由聘用翻譯人員, 到約見被訪者等等. 很幸運的, 我查到了最近一名自殺農民的家屬的電話, 並跟他約好做訪問. 我突然想起khan, 也許他能夠為我找一個大學生, 為我做翻譯工作.

電話接通了. khan聽到了我的聲音, 高興極了, 他說一切皆能夠為我辦妥.

我說:「除了在首爾, 我還要到Taegu(大邱市)去, 那是該名自殺的韓國農民的地址. 你能為我找個翻譯, 及一名司機嗎? 」

「怎麼? 那是我住的城市啊!」他大叫起來.

 「真的嗎?」

「我有車, 就當你的司機吧!」

沒多久, 我去到韓國. 在大邱市的火車站, 他高聲在人海中喊我的名字, 我向他奔去, 摟著他, 真是太高興了, 攝影師在一旁望著我倆摟著對方, 也在一旁微笑著.  

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khan, 他沒有再迷我了. 我瞥見他手提電話的wallpaper, 有一名漂亮的女孩的相片. 他不再寂寞了, 不再是浪子. 我為他高興.

                                                         -- 完 -- 

 


maren tam | 10th Aug 2008, 21:38 PM | 漫漫遊記

最後一天在上海, 我和khan又到豫園吃brunch, 豫園附近有一種茶葉, 很有趣, 在熱水中泡一會兒會開出一 朵花來. 我買了兩盒, 可是後來回家後拆解了茶葉球, 發現中間原來有人造機關--- 茶葉球包裹著紅花, 而紅花有一條幼線連著茶葉球的末端, 在水溶效應下, 茶葉張開, 花緩緩升出, 就不覺得稀奇, 所以也就不再喝了.

khan那時倒是看傻了眼, 他也立刻買了一盒. 午飯過後, 他看一看錶說:「差不多時間了, 快走吧!」我是慢字派, 已有好幾次成為機上最後一名乘客的紀錄, 所以地勤人員總向我瞪眼, 也許快被列入黑名單.  我說:「不急, 不急. 」慢慢喝下面前一杯暖暖的茶, 欣賞窗外豫園景色, 眼前「漫山遍野都是今天」.(抄自張愛玲, 胡蘭成在《今生今世》引述張愛玲的話).

到旅舍去, 他要為我拉行李, 我說「不用了, 自己可以.」我常想如果我能夠放下這種所謂好強的本色, 也許我會幸福一點. 然而我還是自己拉著行李. 我說想乘坐計程車到機場去, khan大罵了我一句: 「你有沒有時間觀念的 ?!真來不及了, 還是乘坐磁浮列車吧!」磁浮列車當時開幕不久, 最高達時速552公里, 位列世界最高速的列車之一.

他不理我答應與否, 一直把拉我到磁浮列車站去, 前面沒有電梯, 只有一排階梯, 他一把抬起我的行李, 喊道:「快, 快, 快!」

我點點頭, 跟著他跑, 若沒有他, 我肯定又遲到了. 這段記憶多麼匆忙, 幾乎沒有思考過一樣. 經過九曲十三彎, 居然沒有走錯路, 到達磁浮列車站,  終於能夠鬆一口氣了.

他望著我, 沉重的說:「好了, 你大概夠時間到機場去的. 」

我說: 「謝謝您. 」

他說: 「寫電郵給我啊... ?」

我說:「好.」買了車票後, 跟他道別, 轉身向他揮手, 他也向我揮手. 我笑一笑, 心裡有點不捨, 但絕不是愛情. 走入列車裡去. 列車在大概數分鐘後開出, 我在一個位子坐著, 望著窗外來往的人群, 拉著行李匣的, 拉著妻子的, 拉著孩子的. 有不少是行政人員, 穿上整套神氣的西裝. 列車快要開動了, 大概一分鐘要開出.

突然khan在窗口出現了.

我呆呆的望著他, 眼神充滿問號, 他向我展現了手中的磁浮列車票. 啊, 原來他買了車票, 要送我一程. 這畫面我一世也忘不了, 太像拍磁浮列車的廣告, 或者鐵達時的廣告.

列車高速的向前駛, 他就坐在我眼前, 好一會我才反應過來. 兩人沒說甚麼, 只聊一聊天. 其實也沒甚麼可聊. 一直到機場, 他為我挽行李一直送我到海關檢查的閘口前, 道:「我可不能買機票, 真的要道別了.」我感動得沒有話說.

後來, 過了兩個星期, 我已回到香港, 男友和我之間的確完了, 我把人浸沉在工作之中, 失戀的傷痛被旅程與工作撫平了一點, 還沒完全康復過來. 我和khan沒有怎麼通信, 但有一晚, 我收到了他的電話.

「嘩, 你打電話來? 你在哪兒啊? ! 」我高興的問.

「我在香港.」他說.

(待續)

p.s. sherry, 我知道我又在最後關頭賣關子了...=-P


maren tam | 10th Aug 2008, 20:33 PM | 張愛玲篇

1. 《紅玫瑰與白玫瑰》的佟振保.壓抑自己的男人

一個靠壓抑自己, 來維持表面健康的男人. 有一天他終忍受不住爆發了, 結果會怎樣? 現代版人物: 姓朱的前廣播處處長.

2. 《封鎖》的呂宗楨.已婚男人

象徵一切已婚男人有關激情的斷章. 一眨眼, 原來他沒有下車, 山盟海誓立刻煙消雲散. 現代版名詞: MBA(married but available)

3. 《傾城之戀》的范柳原.花花公子

除非自命魅力非凡, 否則女人要維持跟花花公子的長期關係, 注定要吃苦. 現代版人物: 陳冠希, 但當然是中年版的陳冠希...

4. 《半生緣》的沈世鈞.優柔寡斷的男人

我看罷《半生緣》, 在書扉留下了幾句話, 就是「我最恨他的懦弱, 常問人他假不假, 個性不突出, 沒勇氣. 」

5. 《多少恨》的夏宗豫.「好」男人

張愛玲筆下哪會有完美的人? 所以這「好」字還須用括號引用. 夏宗豫對家茵很好, 他願意承擔, 有勇氣. 然而他是一個已婚的男人.

家茵只是婚外情, 但讀者普遍原諒他, 因為他是舊制度下的盲婚啞嫁的犧牲者. 現實與理想總是格格不入, 他和太太有一個女兒, 太太又身患重病, 家茵該走還是不走?

*請留意商台881今晚9時《發現新大陸.張愛玲篇》*


maren tam | 9th Aug 2008, 23:57 PM | 漫漫遊記

最後一夜在上海, 我和khan在一首輪船改成的餐廳吃過晚飯後, 他跟我一起步行回旅舍. 才回到會議室, 又碰到兩個德國窮學生, 我問他們:「嗨, 這是我最後一晚在上海, 跟我們一起去喝啤酒, 好不好?」

其中有個聳聳肩笑說:「算吧, 沒錢, 消費不起哩...」

我笑說:「不用錢的, 只管跟著來.」我和阿khan一起到樓下的便利店買了幾樽青島啤酒, 於是我, khan, 兩個德國男孩, 還有一個台灣來的男子, 便浩浩蕩蕩走向黃浦江的岸邊去. 上海的黃浦江是很美很美的, 一排古老的西式大樓, 大理石外牆, 裝飾派的建築風格, 比起維港兩岸, 論燈火璀璨度真是堂皇百倍.

我還記得當時平安保險在香港上市不久, 而在報館任職財經記者的我, 曾經寫文章教人買平保, 於是洋洋得意的對khan說:「你看這幢建築啊, 平安保險買了用來當總部吧? 這麼古老的美麗大樓. 雖然我從沒投資經驗, 但看了招股書又訪問了一些股評人, 在文章大力推介讀者購買, 後來股價升了一倍多哩! 」每當我說起平安保險的表現總是很自豪的, 雖然我一股也沒有沾手, 又雖然當時每隻國企來港上市都大升特升...但我總覺得平安保險大收旺場, 我都能叼了一點光.

到達黃浦江岸邊, 我們像上海人一樣坐在橋上喝酒, 我最怕喝酒---怕苦, 只沾了點唇. 他們幾個男人邊喝邊談笑, 談了甚麼也記不得了, 但旅人的話題總離不開你這次旅程有多長呢? 從那兒到上海來啊? 你下一站在那裡去? 如果碰巧下一站的地方相同的話, 旅人們隨時結伴而行的. 這四個男人無獨有偶都是作長途旅行, 半年至一年, 像Khan在韓國開燒烤店, 他不在店裡也有隱定收入, 為了減壓才出走他國, 是很正常的. 像那兩個剛成年的德國學生roman和andrew, 從中學與大學過渡期間出走一年, 也是很普遍的. 像那個40多歲的台灣男人漂泊半生, 我就覺得有點可憐, 和可憫.

天很黑很空曠, 頭頂就是烏黑的撕碎了的雲. 旅行的時候, 我常常這樣看天空, 想起西班牙漫畫瑪法達說「我們現在正看的這個月亮, 就是拍拉圖、阿里士多德看的那個月亮呢!」不禁莞爾. 風雲幻變, 這幾個本來互不相識的人, 偶然碰到了, 像湖上的浮萍輕輕碰到了又要分開, 想像明天這個時候我在香港的房間裡面對行李發呆.  

有乞丐來討酒喝, 我隨意把一樽沒喝完的酒送給他. 大家都很奇怪, 他不討錢偏要酒, 這樣的人生, 實在令人太感傷. 看不過眼. 凌晨幾多點了? 誰去理會, 這夜大家都為我餞行.

我們又到便利店買些酒, 坐在一間莊嚴的銀行門口的石梯上, 又鬧笑起來. 不知誰先偷偷轉過身就小便了, 我大罵他們沒公德心:「你們瘋了啊? 骯髒死! 停啊!」 他們不理會我, 繼續嬉笑. 我恨不得有公安來喝停他們, 在道德與義氣的面前, 我是常常選擇前者的, 但我得承認, 當現實來臨我又會轉軚的.

過了期的報紙在街上飄, 路上一片蕭瑟的意象, 像世界末日一樣. 「走吧?」不知誰提出來的.「好啊.」不知誰回答的. khan低聲對我說:「我坐計程車回去, 明天來接你, 好嗎? 」

我點點頭, 約好明天跟他吃午飯.

(待續)

 

 


maren tam | 6th Aug 2008, 01:03 AM | 漫漫遊記

上到計程車後, 我一言不發, 他也一言不發. 本來他就因為英語不流琍而少說話, 還是我打破了沉默, 聊聊明天有甚麼計劃, 還有甚麼地方我想去. 他說了甚麼我也忘記了, 大概是沒有實際行程.

也許他期望我同樣喜歡他, 深情的望著他, 然而我不是. 也不會刻意討好任何人, 讓他拜倒石榴裙下. 況且那是不可能的, 我們根本言語不通, 或者只是有限度的溝通, 他和我又住在天各一方...種種的不可能.

就這樣, 我想他明白我的意思, 說聲「晚安」各自倒在帆布床上睡覺了. 到第二天, 他跟我吃過午飯後說: 「我今天要轉到一間韓國旅館住呢...」

我停下了筷子, 說:「怎麼? 這樣突然? 」

他說:「那兒的環境較好, 貴是貴了一點, 但是跟青年旅舍氣氛差不多(都是budget hostel), 我可以跟韓國人聊天, 而且你還有兩天就要走了.」

當時我的行程就只剩下兩天, 快要回香港去. 我忽然有點不捨khan, 上海, 及此次漫漫旅遊. 我想, 你躲我也不用立刻搬走吧. 但我是一個不善於磨蹭的人, 於是爽快的說:「那你今天跟我到周庄嗎 ? 」周庄不在上海市中心, 是旅遊區, 由於保留了小橋流水的風貌, 被譽為中國第一水鄉, 加上三毛曾經介紹此地方, 所以我一直想去.

「我下午要搬家, 不陪你去了.」他說, 臉上抺過一絲歉意.

「那好.」然而我們還是約好晚上見面.

(待續)

 


Next